陈子修

【同人】互补

  Ⅰ

  

  北方。

  雪下的不大,但是路上的人们大多还是撑起了伞。乐正绫看着他们匆匆的身影,心中有不安开始涌动。

  约定的时间还未到,她先点了一杯咖啡在店里消磨着时间。直到约定时间的三分钟前,她才再一次向服务生要求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两份芝士蛋糕。

  因为那个人喜欢。

  而且那个人总是非常准时。

  果然,那个人是踩着点进来的。她先看了看桌上的东西,然后望向乐正绫那张带着微笑的脸。

  “你来了。我已经点了你爱吃的,现在的卡布奇诺温度应该刚好。”

  没想到在对面坐下的人反而叹了口气。

  不安感愈加强烈了。

  乐正绫看着眼前的人,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到有些诡异的平静还是被对方先打破了。

  “阿绫,你不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奇怪么?哪有恋人之间会无条件迁就对方的……”

  “……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可是我总觉得这样很不真实……”

  “……总之,我们分手吧。”

  简单的话语在耳边回响。

  分手吧。

  我的爱,不真实吗?

  我对你的好让你害怕了吗?

  乐正绫看着那人起身离开咖啡店,毫不犹豫地越走越远,知道这一次的感情又结束了。

  她抬起头,看着空中不停飞舞的雪花,感觉内心温度与室外温度相同。

  这是第几次了呢,同样的理由。

  我爱的方式,难道,真的是错误的吗?

  那,为什么,她,就可以?

  

  Ⅱ

  

  南方。

  虽然已经是冬天,但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都要温柔许多。没有刮风的时候,和煦的阳光也能使你沁出一身汗。

  今天就是这么一个天气,洛天依被男朋友约到了学校附近的公园。

  出门稍晚加上路上有点堵车,她比约定时间晚了一点儿时间才到公园。

  公园门口,一个男生不停地看着表。看到她之后,眉头微微上扬。

  “你迟到了!”男生带着责怪的声音传来,“也无所谓了,反正这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什么意思?

  “天依,这里是我和你开始的地方,所以我也希望能够在这里结束……”

  “……你太依赖别人了,就算我是你的男朋友,你的要求也太多了……”

  “……大概没有人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满足你的愿望的……”

  “所以,分手吧,对你和我都好。”

  男生的语速很快,但洛天依听着听着就猜到结果了。

  终于要分手了吗……

  他们的爱情走的其实并不顺利,有过许多次争吵,每一次争吵都是相同的理由,男生受不了女生的一个个要求。其实女生的要求并不过分,都是正常恋人之间的小事情。也许,她要求的次数太多了。

  可是每次到最后,故事都是以洛天依的低声道歉为结局,挽留了这段感情。

  但这一次,她决定放过他,也是,放过自己……

  洛天依努力不让自己被脑海中的另一个身影影响,点了点头,“好……”

  为什么呢,你做不到的,她就可以?

  原来我,一直是依赖着她生活的吗?

  

  Ⅲ

  

  分手已经半年了,乐正绫没有选择去寻找另一段感情来麻痹自己。准确的说,之前的那么多次交往,都是为了让自己逃离某一次感情的记忆漩涡。

  然而有什么用呢,你对她的优点,换上她们,却成为了分手的理由。

  她厌倦了这种逃避的日子了,她想回去。

  她要回去,毕竟,做出离开选择的,是自己。

  

  Ⅳ

  

  洛天依结束了一段长达三年的爱情长跑。

  虽然这份感情只是某次恋爱的接力棒。她不想表现的落后,于是接受了某个人的某个请求。

  自己还是错了,这几年无数次的低声挽留都是当初想对某人说却没能表达的话语。

  可是你放走她了。

  你觉得她做的不好,可是只有她才会对你做出无数次的迁就。

  但是你放走她了。

  洛天依想,都三年了,她不会回来了。

  

  Ⅴ

  

  大学毕业后乐正绫就在没回过这座城市。

  而这次回来也不过是为了毕业五周年的同学聚会。

  或许,还有些别的。

  这里的冬天和北方不同,北方的冬天只冷身体,而这里的冬天寒的是心。和那个冬天一样冷啊!

  乐正绫下了出租,整了整围巾,就看见言和迎了过来,“哟,你终于肯舍得回来参加聚会了啊!”

  因为不想笑,所以没有笑,“在休假,仅此而已。”

  言和看看眼前的人,无法想象以前那个脸上一直挂着温柔笑容的乐正绫现在竟然是这幅样子。即使她知道她们一部分的故事。

  “知道你要来,那几个小子都活跃的很,过会少喝点儿,别闹到晚上没人送你回宾馆。”言和好心说着,但她发现乐正绫竟然没有再仔细听,便摇摇头,将她带到聚会的大厅厚,回到酒店门口接人了。

  而乐正绫一直在想着她们的重逢会是如何,但她扫了大厅一圈,她不在。

  这样,其实也好。

  不一会儿,聚会开始了,一波人开始四处敬着酒,尤其数当年喜欢了洛天依好久的几个家伙,轮番上阵灌着乐正绫。一边喝还一边问,为什么洛天依没有和她一起来。

  也对,他们还以为她们在一起,在她们分手了那么久之后。谁让她那年对着这帮人发誓自己会照顾好天依一辈子。

  真傻,真的。

  乐正绫不管来人说什么,只是勉强挤出笑容,拿起酒杯一口闷。也是她这三年伪装成习惯了,她的笑,竟无人看出破绽。

  

  Ⅵ

  

  洛天依到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喝high了,她打电话给言和的时候,根本就没人接。所以她只好去问了前台才找到大厅。进去之后她就知道为什么言和不接电话了,一伙人正在大厅里唱着歌,借着大厅里配好的投影机,弄得跟KTV似的。

  洛天依看着里面一群鬼哭狼嚎的家伙,刚想出去躲个清净,就发现了依旧在那儿和人喝着酒的乐正绫。

  她静静走到和乐正绫隔一桌的地方坐下,没想到正巧坐在了言和身边。

  “你,来的,有点迟,没看见,你当年,那批亲卫队,可,可劲儿灌她,酒,的场景。”言和应该也喝了不少,大着个舌头,说道。

  洛天依把言和手上拿着的酒杯放下,看看这个多年的挚友,说:“你喝的够多了。”

  “哪有你家那位多啊!”言和愣了愣,又说,“抱歉,酒喝多了,忘了你们……”

  “没事了,都这么些年了。”洛天依转头看向乐正绫那儿,乐正绫看已经摊在桌子上了,但只要有人经过,她就会拉上人家再喝一杯。“我过去看看……”

  言和看着站起身的洛天依,心想,都这么些年了,你心里的结,还不是没解开吗。

  

  Ⅶ

  

  乐正绫醉了,她喝着喝着,突然感觉有人坐在了她身边。之前过来灌她酒的人应该都被她灌倒了才对啊。她努力转过趴在桌上的脑袋……

  呵呵,怎么可能,绝对不会是她。

  怎么会是洛天依呢。

  乐正绫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这是幻觉幻觉幻觉……直到她感受到有人在用湿毛巾帮她擦着脸。

  “天依……”

  没有人回答她。

  也是啊,天依才不会这些事呢……

  

  Ⅷ

  

  散场的时候言和已经清醒多了,这还得多亏了洛天依叫了不少醒酒茶。从前的洛天依不会做这些,言和很清楚,三年的时光也让她改变了不少吗?

  作为聚会发起人,言和的最后一项任务是将一大帮子人安全送回各自的宾馆。有些人是住同一家宾馆的,言和就让他们打一辆出租走,委派其中还清醒的人在路上照顾一下。有些人就是本地人,言和直接在酒店开了两间房,一间男一间女将那些人打包丢了进去。还有些住的比较近,就几个人一起搀扶着走回去。

  但是,乐正绫怎么办?

  言和看看剩下的最后一个人也是醉的最深的一个人。

  “我带她去宾馆吧。”

  言和看看洛天依,这一晚上她都坐在喝成一摊烂泥的乐正绫旁边,有人过去打招呼她也只是笑笑。在旁人看来她们还是当初那一对叫人羡慕的情侣。

  “我记得是天一宾馆,你翻翻她带钥匙没,没有就找前台。”

  “好。”

  天一宾馆吗?天依吗?

  

  Ⅸ

  

  洛天依将乐正绫扶进房间后就再也没有力气了,两个人一同倒在了床上。

  洛天依看着熟睡中的乐正绫,不自觉地想起当年。

  那年她们都考进了以这座城市命名的大学,分到了同一个班。彼此相熟几个月后,乐正绫出人意料的对自己表白,还对班上其他暗恋自己的汉子们发誓一辈子对自己好。在她看来,这誓言太过于儿戏,谁又真的能对另一个人好一辈子呢?但是,在她看得到和看不到的地方,乐正绫都是这么做的。所以自己也接受了对方不是吗,成为学校里颇受关注的一对同性情侣。

  但是,她说毕业后要去北方。

  北方那么远,谁陪你去?

  “你啊,我的天依啊!”乐正绫笑着说。

  我?

  我才不去北方。北边多冷啊。

  “诶?!可是,北方有好多好吃的哦!”乐正绫哄着。

  有,有,有我也不去,我的家在这里。

  “可是,我的家在北方啊……”乐正绫皱着眉。

  彼时的洛天依任性到死,彼时的乐正绫就是个所有要求无条件满足的好人。

  最后乐正绫还是回到了北方,但是两人约好定时通话,定期视频。

  这是第一条裂缝。

  都说异地恋是最艰苦的战斗。你忙的时候她闲的发慌,你终于可以休息的时候她却没工夫回你电话。

  这就是两人的日常。

  这是第二条裂缝。

  第三条裂缝,或者说是峡谷好了,贯穿整个心脏,把心撕成两片。

  乐正绫忘记了洛天依的生日。

  也不能说是乐正绫的错,那段时间的她忙的昏天黑地,回家后倒头就睡。

  谁知就错过了爱人的生日呢。

  而洛天依呢,等了一天的电话,等到了无数说着生快的短信和电话,却没有收到最重要的那个人的祝福。

  当乐正绫接通来自洛天依的电话时,那个未睡醒时发出的第一个响声便成了战争吹响的号角。

  “……喂……”

  当然,战争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Ⅹ

  

  在床上躺了一小会的洛天依爬了起来,准备离开。一转身,手却被人抓住了。

  “……天……依……”?

  乐正绫的眼睛已经睁开了,眸子里闪着亮光,一只手牢牢抓着洛天依的手腕,嘴里喃喃。

  你怎么抓得这么紧呢,当初的你要是这么做,谁都不会离开谁的。

  我也是,当初为什么,就松手了呢。

  洛天依跪在床边,像抚摸着猫咪一样抚摸着乐正绫的脸。

  “嗯?”

  乐正绫听到了晚上第一声回复,她终于确信这不是梦了。

  “对……不起……”

  是为了什么呢?洛天依自嘲,到底是谁需要说对不起呢?

  “别走。”似乎清醒了一点。

  “……好。”

  三年,你也好,我也好,我们都成长了不少。有些问题当年我们面对不了,现在也可以解决了。

  只要……

  “天依……”拉着自己不放的人又好像还迷糊着,“……我爱你……不要离开我了。”

  谢谢,你还爱我。

  洛天依轻轻地在床边坐下,把对方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

  “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