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迟Ⅵ

她是在学校找到她的。高中。

那个时候洛天依正在办公室跟高中时候的班主任聊着天,乐正绫就在门外站着,静静地听她们两说话。

“……说了这么多,我都忘了问了。天依啊,现在大学应该还没有放假吧?”

“没啊,不过我这几天要去邻市比赛,就回来看看。”

“去比赛啊。哎,要是乐正家那个孩子像你这么让我省点心就好咯。”

“哈哈,阿绫现在有很认真哦,去年她带着学校的篮球队打进全国前八了哦!”

“也算是找到了个地方发展,可是篮球又不能当饭吃,毕业了不还得找个正经工作吗。”

“诶诶诶,老师你不知道吗?阿绫可是姓乐正啊!乐正集团的乐正哦!”

“那又如何,跟着乐正老总姓就是人家的大小姐了啊。而且啊,天依,人啊,得靠自己。你看看那些个富二代,除了天天上新闻传播负能量还能做什么?”

“老师你记得阿绫的入学成绩吗?”

“记得啊,怎么问起来这个?说起来我还奇怪,我们学校什么时候连这种学生都要了啊?”

“因为阿绫就是那个乐正校董的女儿哦!”

“……”

“而且,阿绫不是那种嚣张的富二代啦。还有,如果你知道阿绫初中是怎样的,你会更吃惊哦!阿绫初中时的成绩啊,差的一塌糊涂啊,都是我帮她补课补起来的哦。再说了,阿绫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差,只是我们学校太好了而已。”

“……那个小家伙真是校董的孩子?”

“是的哦,乐正家的二小姐哦!”

“真是的……不过那样我也就放心了,至少那孩子的生活是不成问题的,而且她的品行我也清楚,干不出什么坏事。”

“……噗。老师你就这么看阿绫的啊。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乐正绫听不下去了,推开门走了进去。

“诶诶诶,阿绫你怎么来了?”乐正绫看着洛天依装出很惊讶的样子。这个混蛋,明明知道自己一定会来找她的啊……

“在这有个球赛啊,就过来看看。老师,好久不见了。”

“哦,我刚才还和天依说起你来着。你们俩啊,那个时候,老是待在一起……”

其实你们之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乐正绫看着这两个装作若无其事的人,嘴角微微上翘,真的是,好久没有这样看着天依跟老班唠嗑了吧。想当年她们俩在班会课上争起来的时候,争论的话题真的是天南地北,全班人可都惊呆了。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老师我和阿绫就先走了。”洛天依起身,转而对向乐正绫,“阿绫我们走吧。”

“可是乐正绫才刚到啊!”老师不解。

洛天依摇摇头,说:“阿绫不是有比赛吗,要多休息啊。”说完,拉着乐正绫不由分说地走了。


乐正绫和洛天依走在田径场上,正处于上课时间,田径场的跑道上有几个班级在测试八百米。她们走上主席台一侧的看台坐下,望着挣扎着前行的学弟学妹们,无人开口。

最终还是洛天依先打破僵局,“你还是找到我了呢,阿绫。”

怎么会找不到啊,你又能去哪些地方啊!

乐正绫不说话,她现在也不想说话。她现在有一肚子的问题,还有一肚子的气。她怕她一开口,就是对她的责问。她不喜欢那样。

“你永远能找到我呢,阿绫。”乐正绫又听见洛天依轻声说。

所以还是开口了,“就算我总是能找到你,我,我们,那些担心你的人也不会喜欢你一次次的离开的。你知道这次心华被你吓的有多惨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洛天依沉默了,然后她看看身旁的人,努力挤出笑容。

“心华姐应该都告诉你了吧。所以你也知道,我这病会导致我的记忆混乱。我,只想在记不清之前,再把那些人,那些事物,再多看看。”

“这样子,说不定我就能将她们记得久一点。”

你这么说的话,又让我如何苛责呢?

乐正绫很不开心,她一直不喜欢那些给人带来麻烦的人。但是虽然洛天依给她制造过无数的麻烦,她也从来没有介意过。

可这次不一样了,如果墨清弦没有告诉她天依住院的消息,如果心华没有在最后告诉她天依的病情,会不会,在洛天依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时候,自己都一无所知呢?

她不知道。

她也不想知道了,只要现在她抓住洛天依就好了,她不会放手了。

“总之,回去治疗吧。”

“……好,反正该看的我也差不多看完了……”

“还有,我要陪着。”

“阿绫……”

“我说了我要陪着!”

洛天依知道乐正绫生气了,但她也知道阿绫从来不对她发脾气,无论发生了什么阿绫一直都是宠着她的。

虽然,那次之后就变了。阿绫依旧宠她,但是是有分寸的,以前她会做的事她会交给言和,以前她想做的事现在她也会斟酌。说起来果然是自己的错吧……

最后的时间,自己应该可以任性了吧。

“好!”


后来乐正绫并没有带着洛天依回到学校,她将她安排在了家乡乐正集团旗下的一家医院,自己返回了学校去办理休学。其实她是想办退学的,因为在给洛天依做检查时,医生说她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年了。那样的话,没有洛天依的学校就没有她存在的理由了。

但是洛天依不同意,她坚持乐正绫留着学籍,她说,至少,要有个来过的痕迹。而且,阿绫的家人也会希望这样的吧。

所以她只办了休学,再向篮球队的队友们告别前,她先去找了墨清弦,毕竟作为主力的她的离开会导致后续的比赛陷入一定的麻烦。墨清弦先是狠狠地骂了她整整半个多小时,但到最后,还是留了句照顾好她。似乎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洛天依的状况。

说来也怪,自从她开始刻意的不去打听天依的事情时,总是墨清弦告诉她天依的近况。

但她不想细究了,这几个月,她只要陪着洛天依就好。

她也没去找言和,既然已经知道了天依的病,想来两人应是和平分的手。其他的她一概不想去管了,包括是不是天依怕拖累他,抑或是他为什么不曾去医院找她。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