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迟Ⅶ

倒数第三个月。

天依的身体有些虚弱了,但是在医生的允许下,乐正绫又带着她走了很多地方。有些地方是只属于洛天依的,有些地方是属于她们俩的。乐正绫每次都会拍照,因为天依已经开始有记不清的现象了。有时候她拿着电话,却又不记得要打给谁。有时候明明到了下午,她却在问自己什么时候吃午饭。


倒数第二个月。

心华在和乐正绫通过几次电话后,渡过了实习期的她接受了她来这座城市的邀请,开始在同一家医院工作。休息时她经常会去看望天依,但大多时候天依都在睡觉,偶尔醒着的时候也不是很有精神。除此之外,天依的视力也有开始下降,听心华说是因为脑部肿瘤压迫到视神经。但乐正绫还是会带着她到医院的花园里走一走,沐浴一会儿阳光。一开始是牵着她,后来是扶着她,最后,是用轮椅载着她。


最后一个月。

洛天依已经记不清大多的事了,但精神头却好了不少。每天乐正绫进门就发现她坐在床头看书,然后转过脸问她有什么事。她记得她们是同学,却不记得更多了。

每一次乐正绫都会跟她仔细地说她们之间的故事,但最后洛天依总是一脸歉意的笑着,说自己不记得了。之后每一次乐正绫都会说没关系,然后第二天又给她讲她们的故事。


到了最后,洛天依只记得自己生了病要住院,却不记得到底是什么病。她也不记得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每次心华替她换药时,乐正绫总是能发现心华是红着眼睛的。而乐正绫则是需要每隔几天告诉她自己是她的朋友,尔后她也只是坐在她身边,也不说话。两个人只是静静看着书。

然后有一天洛天依突然放下书,对着坐在窗边的乐正绫问了个问题。

“我有男朋友吗?”

乐正绫放下书,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洛天依歪着脑袋,仰头看着天花板,回答:“我好像隐约记得有个人,我,好像很喜欢他。嗯,很喜欢他,想在一起一辈子的喜欢。”

那是言和吧,乐正绫心想。也只能是言和了,她认识她是在初一,乖孩子的洛天依是不可能在小学谈恋爱的。而中学六年她们一直形影不离,所以只能是言和了。

“有过。你们分手了。”

洛天依点点头,“那就是吧,我也好像记得我们没有在一起了。”

“不过我们应该很熟吧,我有记得这几天你都有来看我,不过我也记不得其他的了。”

看着洛天依略带抱歉的脸,乐正绫想说其实我每天都来看你,只是你不记得了。你还记得你有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却不记得有一个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了。

不过她还是会说,“是哦。”


洛天依走到时候是晚上。第二天乐正绫到医院的时候,就看见心华没有穿着护士装,而是穿了身私服。那是她的心里就咯噔一下,然后就被证实了她的想法。

之后的葬礼办的很简陋,因为天依的父母已经过世了,而乐正绫不知道她有没有其他亲人。不过曾听天依提起过,她们家是从南方迁过来的,在这北方的城市里想来也不会有亲人了。所以只请了些同学和朋友们,老班当然也来了,还感叹着半年前还来看过她的,怎么就这么没了。

言和和墨清弦也来了。原本乐正绫是不打算请言和的,事实上她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她看见他和墨清弦一起来的时候就不在意了,因为她知道他们是好朋友。这个时候反而显得自己有些多事了,所以她避开了他。

不料言和却过来找她了。

言和走到乐正绫面前的时候,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其实他们从没有很正式的介绍过自己,因为除了第一次洛天依带着言和去见过乐正绫后,乐正绫一直躲着他们。不,准确的说,是有言和在的时候,她不会去找洛天依。

乐正绫看着言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交给她,有些困惑。

言和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她这是天依要求转交的。乐正绫虽然很在意,但还是收下了。等她有时间读信却又是晚上的事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