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以后别做朋友

吃糖的就别进了,这篇小俩口被我拆了。

我已经跪手机了,所以别打脸。

本文配上女声版以后别做朋友暴击率更佳。

最后真的别打脸。






  洛天依站在舞台上,顶上的灯光打下来,亮的她有些头晕。台上的她穿着一条水蓝色的长裙,以往绑成八字长辫的头发现在只是披在身后。没有化妆,导演有建议过,被她拒绝了,也没有给什么理由。

  台下的导演给了她一个准备好了的手势,背景音乐渐渐响起。洛天依双手握住麦克风,望着台下,寻找着某个人的身影。

  无果。

  但是,我希望你在听,阿绫。

  

  

  

  习惯听你分享生活细节

       害怕破坏完美的平衡点

       保持着距离一颗心的遥远

       我的寂寞你就听不见

  

  

  

  洛天依是个,怎么说好,就是每个班都会有的那种默默无闻的人。

  成绩一般,不擅交流,问起旁人,对她唯一的印象大概就是她那个奇怪的发型了。

  

  乐正绫不一样。

  班长兼体育委员,排名年级段前十,每年文艺晚会的压轴吉他solo。更不用说人家还是那个超有钱的乐正集团的二小姐。

  别说班级了,学校里又有哪个不认识她。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形闪光,怎么就去照耀洛天依那个小影子了呢?

  很多人不解。

  洛天依也不清楚,直到有一天她问她。

  “天依你唱歌超好听哎,我当初想拐你当我乐队的主唱来着!”乐正绫笑着回答,眉毛弯成了月牙尖儿。“可后来你就没唱过了。”刚扬起的眉毛瞬间拉了下来。

  

  对,洛天依喜欢唱歌。她总是喜欢在学校里待到很晚,然后在学校的天台上唱歌。

  但后来她不唱了,唱歌是因为一个人,后来,是因为一个人。

  

  乐正绫喜欢碎碎念,每次洛天依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几乎都是她在说话。一开始乐正绫还很不好意思的邀请洛天依一起发言,被洛天依拒绝多次后也就习惯自己给对方讲那些自己的杂七杂八的事儿。

  “昨天龙牙那笨蛋又问我要不要新的吉他,说是什么集团里到了批新货,明明才刚换过的……”

  “龙牙又被我揍了,那个白痴竟然让我叫他声哥哥,他先给我看看他当哥哥的样子好不好……”

  “啊啊啊这次的物理最后一题好难啊,要考砸了啊!”

  “妈蛋,数学一生黑!”

  洛天依是个很好的听众,从来不会嫌乐正绫烦。她永远都是歪着个脑袋,静静听乐正绫说,偶尔点个头表示自己听的很认真。

  

  而洛天依她,从未对乐正绫说过自己的故事。

  

  

  

  我走回从前你往未来飞

       遇见对的人错过交叉点

       明明你就已经站在我面前

       我却不断挥手说再见

  

  

  

  在乐正绫同学的悉心辅导下,洛天依同学由中等向优等生进发。

  但是,高考发挥失常,洛天依的分数和那些中等生差不多。旁人都说,亏得乐正绫还给她补了这么多课,洛天依也不说话。

  

  她就是这么一个人,不多说,也不管别人怎么说的人。所以她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乐正绫突然闯了进来。

  

  填报志愿的时候洛天依随便报了个够分数的学校,一个月后去学校提档案时,才发现乐正绫和自己去的是同一座城市。虽然人家是国内顶尖的大学就是了。

  她俩一起去的那座城,乐正小姐抛弃了龙牙为她做的各项准备,提早一天带着洛天依乘火车出发。下了车站,两人一个往北,一个往南。乐正绫小心地叮嘱着洛天依,洛天依细细听着,完了点点头。

  分别的时候乐正绫让洛天依先走,等她走出了一段距离,才提起自己的行李,转身出发。

  她没看见,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洛天依和她同时转过身。她向着她的道路奔驰,洛天依看着她远离的背影,口中无声的“再见”在风中飘散。

  

  大学四年,洛天依没有主动联系过乐正绫。

  一直都是乐正绫打电话邀请洛天依或是专程坐上一个小时公交去洛天依的学校,来找洛天依一起出去玩耍。

  但也经常拒绝。

  

  

  

  以後别做朋友 朋友不能牵手

       想爱你的冲动 我只能笑着带过

       最好的朋友 有些梦 不能说出口

       就不用承担 会失去你的心痛

  

  

  

  洛天依喜欢乐正绫。

  大概,是从乐正绫那束光照进了自己这个阴暗的角落起就喜欢。

  自己本就不爱说话,和她在一起时更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那就听吧,可是,听不进去。

  

  那个扬起的眉毛,真好看!

  眉毛又低下去了,真可爱!

  笑起来有酒窝,真漂亮!

  这人,怎么可以这么精致!!!

  

  啊!不知道她说了什么!算了,点点头就好,她一定认为我有认真听。

  嗯,认真的样子,也很美。

  

  但是,乐正绫只当洛天依是朋友。

  就算是最好的,那也只是朋友。

  

  “天依,你干嘛盯着我笑啊?”乐正绫摸摸自己的脸,“脸上长花了?”

  洛天依摇摇头,只是笑。

  

  但是,后来的日子里,洛天依就笑不出来了。

  

  乐正绫靠的太近了,近得洛天依开始克制不住爱她的欲望。

  

  可……

  

  她们是朋友!

  她们是朋友!!

  她们是朋友!!!

  

  她们只是朋友。

  

  洛天依快疯了,想要接近,却又不敢迈步。明明那人就在身边,她却不能讲自己的心思全盘托出。

  

  万一说了,连朋友都做不成,怎么办?

  

  乐正绫乐正绫乐正绫乐正绫乐正绫乐正绫乐正绫乐正绫乐正绫……

  洛天依用笔在本子上深深地划下那个人的名字,最后因为用力太大,本子上被划开一道深深的裂痕。

  

  洛天依看着自己的手,那紧紧攥着笔的手。

  她缓缓张开手,任由水笔从手心滚落。

  

  算了,放手吧。

  

  

  

  划一个安全的天空界线

       谁都不准为我们掉眼泪

       放弃好好爱一个人的机会

       要看着你幸福到永远

  

  

  

  洛天依开始刻意和乐正绫保持距离。当然乐正绫没有看出来,因为洛天依一直就是一个习惯独处的家伙。所以,自己去找她就是了,以前也是这么做的。

  

  不要……

  

  洛天依的学习又开始回落。乐正绫从各个无人的角落里抓到洛天依,强制性的给她补课。

  看着那张不开心的脸,洛天依拒绝不了。

  

  不要再……

  

  乐正绫带着洛天依去游乐园。

  乐正绫带着洛天依去逛小吃街。

  乐正绫牵着洛天依的手一起去回家。

  

  不要再靠我这么近了!

  

  高考,毫无心思的洛天依成功的考了个与一开始差不多的中等水平。乐正绫则是超常发挥,拿下状元头衔。

  

  我,终于,可以躲开你了吧……

  

  并没有。

  

  即使是那天在火车站分别,自己说的那声再见,都没拦住乐正绫找自己的心。

  

  你又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这么接近我?

  不,你是喜欢我的。

  只不过是朋友间的那种喜欢。

  

  可是,我爱你。

  

  

  

  以後别做朋友 朋友不能牵手

       想爱你的冲动 我只能笑着带过

       最好的朋友 有些梦 不能说出口

       就不用承担 会失去你的心痛

  

  

  

  乐正绫坐在观众席的一个角落里,今天是天依她们学校的毕业晚会。听说天依有一个独唱,自己特地从城市另一半赶过来。

  想想从自己和洛天依认识以后,就再没听过她的歌声了。

  

  可是,为什么,天依你在哭呢?

  

  台上的洛天依,正唱到副歌部分。她闭着眼睛,双手持着麦克风放在嘴前,脸上是掩盖不了的两道泪痕。

  

  说起来天依没化妆呢,乐正绫想。

  

  真得是很用心在唱呢,乐正绫眯眼瞧着台上的人儿。天依是不是喜欢一个有女朋友了的家伙啊?这歌唱的人真心疼。妈蛋敢欺负我朋友,非得揍死那小子。

  

  一曲终了。

  台下的掌声经久不衰。很多人开始在问台上的人是谁,是哪个学院的妹子,唱的这么好,以前怎么没表演过什么的。

  

  而洛天依只是一个人默默从舞台侧面退场,避开了正想上前采访的主持人。

  

  

  

  乐正绫是在回宿舍的小路上截住洛天依的。

  “我当初就说过天依你唱歌很好听,现在验证了吧。你听听台下的掌声多热烈。”乐正绫从一棵树后面窜出来,从身后抱住洛天依。

  洛天依没有回答。乐正绫有些不满地说道:“哎哎哎,干嘛不理我啊!”

  洛天依第一次挣开了乐正绫的怀抱,转身问她:

  “你,听懂了吗?”

  

  只有这一次,让她问清楚吧。

  只有前进,和后退了。

  

  乐正绫轻轻地帮洛天依擦干净泪痕,说:“当然。”

  洛天依的眼神有一瞬间是那么亮,像是爆炸的超新星。

  但随着乐正绫补充的话语,双眼的光芒渐渐黯淡。

  “告诉我那个男的是谁,我保证不打死他。”

  

  苦笑,除此之外便是沉默。

  

  面对着洛天依的表现,乐正绫知道自己好像猜错了。但是,丈二摸不着头脑。

  眼前的人也不说话,只好陪着笑脸。

  

  “我喜欢你。”

  

  什么?

  

  “不,不仅仅是喜欢。乐正绫,我爱你。”

  

  什么啊!

  

  乐正绫愣住了。诶?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首歌,是唱给你的……”

  “……也许,我不该说的,但我藏不住了……”

  “……所以,请给我回答。”

  

  乐正绫的脑子现在就像个快被烧坏的CPU,充斥期间的只有为什么和怎么回事。

  “天依……你……”

  洛天依笑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灿烂。

  “我知道你的回答了。”

  靠近,踮脚,轻轻地在对方的嘴角研磨。

  

  “Sorry,I'm gay.”

  “But you are straight.”

  

  “再见。”

  洛天依说完这最后一句话,转身,决绝,大步离开。

  只留乐正绫一人还呆在原地。

  一个人。好像当初的洛天依。

  

  一个人。

  

  

  

  忍住失控 太折磨 我自作自受

       回忆都是我 好不了的伤口

  

  

  

  之后很久很久很久,乐正绫再也没见过洛天依。

  也不是说没有去找,只是,发生了这种事,多少有点,小尴尬?

  反正那句再见,差点变成再也不见。

  

  直到,乐正绫的,婚礼。

  

  乐正绫的婚礼是西式的,她挽着龙牙的手,从教堂外缓缓走入,红地毯上撒满了花瓣。乐正绫看着坐在第一排的父亲,有些不满的对着身旁的人轻声说道。

  “所以说为什么会是你啊!”

  乐正龙牙依旧怀着满脸的笑,嘴型微动,给出了回答。

  “我向老爹要求的啊,又有什么关系,长兄如父啊好不好。”

  乐正绫微笑的脸突然抽了一下。

  “老头子还没……”

  “大喜日子别说了,就给你老哥我这么个机会啊阿绫。”

  乐正绫看着老哥那乞求的眼神,心中一软,没有再说些什么。

  

  突然发觉第三排的某位客人并没有回头。

  通常新娘入场时,无论坐哪儿,大家都会转头看着新娘的才对。

  等等,那个背影,好熟悉。

  莫不是,她?

  

  龙牙将乐正绫牵到了新郎身边,将她的手放在男方手中。

  乐正绫转过身,终于有机会去看看那个人的脸。

  没错,是她。

  洛天依。

  

  乐正绫盯着洛天依看了一会,洛天依也带着笑点头示意。

  

  接下来的流程乐正绫都有点浑浑噩噩的,还好并没有太多人看出来。

  但并不是没有人。

  “你怎么了?”乐正龙牙一边微笑向周旁打招呼的客人问好,一边踱到乐正绫身边。

  乐正绫回过神,摇摇头,“没什么。”

  “还说没什么,你的呆毛都耷拉下去了好不好!”

  乐正绫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龙牙他是亲哥。

  等等,本来就是啊喂!

  “怎么了,看见天依的时候你就怪怪的了。”龙牙的声音异常温柔,大概是看出了绫的不知所措。

  “天依……”乐正绫嘴里喃喃。

  龙牙更加疑惑了,“洛天依不是你朋友吗?你们有发生过什么吗?”

  “没……她,怎么知道我,要结婚的?”

  “哦,前几天在路上碰到了,她那个辫子还真是好认啊。然后就聊了几句,就说到你要结婚问她要不要参加。同意之后我就要了地址给她寄了一张请帖。”龙牙随意说着。

  乐正绫扫了扫酒宴的大厅,没有发现那个蓝色身影。

  “她,现在在哪?”

  “阳台吧,刚才有看她出去。”

  “我,去看看……”

  

  阳台上,乐正绫推开门,就看见洛天依一个人靠在围栏上。

  就好像那天她在教学楼下,看见的那个在天台上唱歌的人的样子。

  

  “你来了。”听着后面传来的声音,洛天依开口说。

  “嗯……”乐正绫张开欲言,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恭喜!新婚快乐!”洛天依又说。

  “……”乐正绫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当初的那个洛天依,不说话的洛天依。

  “阿绫,都过去了。”仿佛猜到了乐正绫内心的挣扎,洛天依用只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说。

  

  能过去吗?即使过了那么多年,不知道接过多少吻,但一直清晰的记着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唇上的温软。

  以及那句没有必要的对不起。

  

  看着乐正绫的沉默,洛天依走到她跟前,再一次强调。

  “都过去了!”

  “……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当然。”

  “那就可以了。”

  “我看见你的幸福了,可以了。接下去我也要去找我的幸福了。”

  “所以,阿绫,请祝福我。”洛天依看着乐正绫的眼睛,微笑说。

  

  乐正绫看了看她,终于是可以正常说话了。

  “我,乐正绫,祝福你。祝福你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洛天依眯起眼,“谢谢。”

  

  这是她们最后的见面。

  “再见。”洛天依说。

  

  终于是再也不见。

  

  

  

  以後还是朋友 还是你最懂我

       我们有始有终 就走到世界尽头

       永远的朋友 祝福我 遇见爱以後

       不会再懦弱 紧紧握住那双手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