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言战】两个人的演唱会

  在乐正绫家中的时候,言和就发现战音有些不对劲。

  但毕竟是为了下礼拜即将举行的演唱会的庆祝派对,言和也不方便拉着她提出自己的疑问。只发觉今晚的她显得太沉默了,而且,连最喜欢的螃蟹都没怎么碰。

  为了在演唱会之前不出什么意外,大家都没怎么喝酒。到了九点左右,派对就早早的散场了。言和牵上战音的手,出门前和洛天依和乐正绫道了个别,还看见乐正龙牙死皮赖脸地求留宿一晚。

  

  出了门,就迎来了一阵寒风。言和停了下来,转身替战音理了理围巾和大衣。直到觉得战音应该足够暖和后才重新牵起她的手。

  两个人就这么沿着小区里的路走着。这片别墅区到外面是有点距离的,出去之后她们才能打到车回公寓。

  起初俩人都不说话,走着走着,言和发问了。

  “晚上你怎么了?”

  “好像有点儿不开心?”

  平平常常的语气,没听出来担忧或是别的什么。

  “……没什么。”战音的嘴被围巾围住了,发出的声音有些沉闷。

  “胃口不好吗?看你没怎么吃东西。”

  依旧是淡淡的口吻。

  “……没有。”

  

  终于走出了小区,言和看了看战音,想了想,说:“我们再走会儿?”

  战音低着头,没看她,低低地回了一句。

  “……好。”

  

  又走了一会儿。

  “你果然还是有不高兴吧。”

  言和止住了脚步,微微皱眉,盯着战音说。

  战音扯了扯戴着的那顶针织帽的边缘,盖住眼睛,不说话。

  真像个闹变扭的孩子!

  言和心想,伸手抱住站在自己身前的人。

  外面很冷,但街上还是有不少的人。几个路人的目光开始朝这边转了。

  一分钟,两分钟,待到那人终于不好意思地轻轻推开自己,红着脸说了一句好了,言和才收回手。

  把脸贴近那个人,言和发问了:“所以晚上是不是不开心?”

  “……嗯。”

  “我一直在准备演唱会的事陪你少了所以生我的气了?”

  战音摇摇头。

  “那你怎么生气了?”明明本来是那么一个活跃的人。

  战音抬起头,发现看不见言和,这才想起自己刚才把帽沿拉低挡住了眼睛。她甩了甩脑袋,想把帽子甩上去一点。

  “真是笨蛋!”言和对她低喝,帮她整帽子。弄好后言和发现战音呆呆地在看她,就在她的脸上轻啄了一下。

  “看我做什么?”

  战音的脸又红了,但很快她就调整过来,脸色反倒显得有些苍白了。

  “lorra?”

  咬咬嘴唇,战音的眼里开始闪出泪光:“阿和,我,是不是很没用?”

  

  言和惊诧,急急忙忙从兜里掏出手帕帮战音擦泪。手帕是两个人某次逛街时战音替她买的,上面印着青花瓷的花纹。

  “怎么突然这么说?”

  “……阿绫她的喉咙治好以后,养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和天依一起表演了。而我……我努力了这么久,还只是个练习生,连出道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和你一起唱歌……阿和,我是不是很没用?”

  战音说着说着,到最后已经带上了哭腔。

  这件事言和也不好多说什么。她确实有看着战音在一直努力,而且能力也被自家的经纪人认可。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公司还是没有将她推出市场的打算。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不如用做的来的好。

  言和上前紧紧抱住战音,良久之后,才细语安慰着。

  “没有哦,lorra很能干的。人长得漂亮,歌又唱的好听。和你在一起是我言和这一生最大的荣幸哦!”

  怀里的人原本已经渐渐平静下来,听完这几句后反而拽住自己的衣服,哭的变本加厉。

  

  “别哭了,都哭成花猫啦!”

  “你哭成这样我很心疼的啊!”

  “不是嫌弃我没胸吗,现在把头埋在我怀里哭就不硌得慌吗!”

  

  战音还是止不住的哭。

  忍无可忍的言和只好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到一步远的地方,将自己的嘴狠狠地印上对方的唇。

  战音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睁大了朦胧的泪眼。

  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你!

  言和一只手下移到战音的腰上扶住她,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同时微微张嘴,伸出舌尖在战音的下唇上舔了舔,然后毫不停顿地撬开她的牙关。

  感受到战音的身子略微地颤抖,言和越发肆无忌惮地挑逗着她的舌,吮吸着。

  然后是战音的反击。

  最后,快要窒息的战音一把推开言和,面带潮红地白了言和一眼。

  “你在干什么!”

  言和毫不在意地擦擦嘴,丢下一句话。

  “安慰你啊!我觉得挺有效的。”

  “你……”战音抬手指着言和,半天没说出话。战音把手放下,转身就走,却被言和一把拽住。

  言和轻轻一拉,将战音拥在怀里。下巴搭在战音的肩上,嗅了嗅她发间散发的清香。

  “我很喜欢你唱歌。”

  “所以,不能出道的话,只唱给我一个人也可以。”

  “就算唱魔力瓜我也没关系……应该。”

  

  “所以,不要不开心。我会心痛。”

  

  “可是,”战音回头,“我们约好一起开演唱会的,而现在……”

  言和用手帕细细擦去战音脸上的泪痕,然后将手帕展开给战音看。

  “?”战音不解。

  言和笑笑,说:“这是你给我买的,你说上面的青花瓷花纹很好看。”

  “而青花瓷是这么唱的……”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而我在等你。”

  

  言和重新牵起战音的手,慢慢地带着她走。

  “我会等你。等你出道那天我就去找V总商量联合演唱会的事情。相信对方肯定也会希望新人能有人气,所以他们必然会答应。”

  “……”

  “到时候,我们就开一场只有我们两个的演唱会。”

  “……”

  “你说,好不好?”

  “……阿和,谢谢你……”

  言和一脸不爽地回头看战音,揉乱她的头发。

  “你是我媳妇哎,什么谢不谢的!”

  战音转过头,不让言和看到自己眼中即将溢出的泪。

  “……才不是。”

  “反正你是我的人了,想谢我的话就以身相许吧,一辈子。”

  终于是没有忍住,泪水划过脸庞。战音努力撑出一个笑容,给出了回答。

  “嗯,一辈子!”

  

  阿和,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战音看着手忙脚乱地哄着自己的言和。

  

  我也会陪着你,一辈子。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