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平安夜

  平安夜。

  乐正绫转头看了一眼右边正倚在宿舍楼的玻璃门上的言和,动了动嘴唇,摆出“要不要这么狠”的形状。言和看懂了她的唇语,两只手都比出中指,毫不客气的吼出声。

  “快!”

  无可奈何,乐正绫低着头,心中默默祈祷今晚出去浪漫的小情侣们多一些,留在寝室的单身狗少一点。

  风萧萧兮易水寒。乐正绫迎着冷风走出宿舍楼,站到了自己的宿舍楼下,抬头看了看。妈蛋,大部分寝室的灯都亮着。乐正绫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因为单身狗太多而感到难过。

  摸了摸鼻子,揪了揪耳垂,抖了抖身子。没想到又招到了言和的一番嘲弄。

  “愿赌服输啊!你给我快点,我都快冻死了!”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你催催催催催催催个鬼啊!

  深吸一口气,乐正绫毅然决然地抛弃了仅剩不多的脸皮,冲着某间寝室的方向大声吼道:

  “洛!天!依!我喜欢你!”

  呼,脸好热脸好热脸好热!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个时间段大家基本都没睡,听见告白声,很多人跑到阳台上看热闹,包括对面的那栋男寝楼也是一样。

  “哎哎,那个不是大一的乐正绫吗?”

  “篮球队的那个?据说男女通吃的那个乐正绫?”

  你才男女通吃!乐正绫很想冲到那人面前理论一番。

  “就是她,学生会长乐正龙牙知道吗,那是她哥。”

  “哦,阴阳头啊。”

  ……

  熙熙攘攘的声音从两栋楼里传来,站在阳台上的人们开始指指点点。乐正绫望着洛天依的寝室,灯是亮着的,但没人出来看热闹。

  心里好像有点失望呢……

  言和给她指了指手上的表,点点头。乐正绫知道惩罚时间结束了,于是对着阳台上八卦的人们又是一声大吼:

  “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了。我在玩真心话大冒险。”说完,乐正绫拔腿就往宿舍楼里钻。仿佛身后有只追逐着她的怪兽。

  真可惜呢!没有人提出问题,这到底是真心话呢,还是大冒险?

  

  “言和你可害死我了……”乐正绫低着头,没精打采地往自家寝室走。身旁的言和挑着眉毛,一脸幸灾乐祸。

  “有什么不好吗,反正这也是你心里想说的。正好这次说出来嘛!”言和疾走几步,转身按住乐正绫的肩膀,“阿绫啊,喜欢一个人就要说出来,不然对方怎么知道!”

  “别闹,”乐正绫挥开言和的手,“万一对方不喜欢你怎么办?”不等言和回答,就拖着身心疲惫的躯体爬上楼梯。

  “我喜欢她,所以我说出来。这和她喜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

  义正言辞的声音传来,言和双手抱胸,仰视楼梯转角处的乐正绫。

  乐正绫继续往上走,看都不看言和摆出的一脸不屑的pose,只丢下一句:

  “那你怎么不和战音告白?”

  某白毛立马表示绫大爷我怂了……

  走到寝室门口,乐正绫回头,对门里头安静的很,不知道天依在不在,刚才有没有听到自己那句话。

  言和从后头赶上乐正绫的时候她还在思考这个问题,言和搭上她的肩,语重心长地说:“别想太多,可能她不在呢。”乐正绫点点头,推开半掩的门,走进去,只是无力竖起的呆毛形象生动地表达了她此时的状况。言和叹气,也是看了眼对门,然后回房并带上了门。

  

  明显被带上个人情感的关门声透进房门,原本静静坐在椅子上的洛天依被吓了一跳,她正想着事情。皱了皱她那淡淡的眉,刚才是言和关的门吧,也只有她了,阿绫的话,是不会这么做的吧,毕竟,那是个温柔的人啊……

  不知不觉中双脚抬到了椅子上,双手环住了膝盖,洛天依的下巴轻轻磕在膝盖上,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戴着的耳机里是偷偷录下的乐正绫的歌声。

  这家伙,根本没听到外面的喧嚣……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没有脑子,战音转了转手腕,画了太久的画,感觉整个人都僵掉了,她看看身后的洛天依,那一脸花痴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是在想乐正绫,但并没有提醒她外面所发生的事情。明明旁人都看得出这两人互有情意,可这一路走过来,怎么还是没有成呢,到是把自己急的跟什么似的。乐正绫的表白,就算告诉她,她也会用相同的不过是真心话大冒险的理由一笑带过的吧。

  不过,自己好像,也没资格说这种话吧。

  战音看看桌上的素描半成品,纸上的某白毛画的惟妙惟肖。然后,看着画中的白毛就想到现实里的白毛,想到现实里的白毛心中的火就腾腾往上冒。人乐正绫还知道借着真心话大冒险的名头表个白什么的,你个自诩情圣的白痴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啊!

  叹了口气,战音换了号笔继续绘图,明天就是圣诞节了,言和再不跟我告白就别怪我出马后让你一辈子在下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心华表示这句话真是太正确了,寝室一间四人,409全员都是姬佬……不,除了自己和语遥外,都只能算是预备姬佬吧,包括对门那两个好运气享受到四人间住两人待遇的笨蛋。毕竟,她们在这路边兜兜转转就是没上路啊。刚入校那会儿,因为和室友不熟,自己和语遥还不好意思在她们面前表现出什么来。等到熟悉了之后……却更不能表现什么了!

  谁让她们一直处于那种朦朦胧胧的阶段呢。虽然众人后来也是知道两人情侣关系的,但这个时候,两人要是太亲热了,那几个人心中难免会多想些什么,还不如等到大家都终成眷属之后,玩笑想怎么开这么开……结果一等就是大半年。

  心华与夏语遥对视了一眼,同样的眼神,同样的感慨,一切尽在不言中。

  

  回到寝室的乐正绫和言和稍有些闷闷不乐,房间里的第三个人陪着两人沉默了一阵,终是开了口:“还继续吗?”手里拿着的是还没喝尽的啤酒瓶。

  “摩柯,你说,天依她喜欢我吗?”

  这不是废话吗,除了你谁都知道答案。摩柯心里念叨着,顺带还瞥了瞥言和。这两人也不愧是一路的,看得懂旁人的心却看不懂自己的,也只有我这天才少年出手才能拯救你们啊。

  但好像失败了,对门……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摩柯突然有点儿气愤,就算自己再怎么天才,又和没谈过恋爱的情圣有什么区别。自己也不外乎是一条单身狗而已啊。

  徵羽摩柯,男,16岁,大一,单身。

  说到这里,你们千万不要对为什么男孩子可以进入女生宿舍有所怀疑,因为摩柯他实在是太女相了。虽然这也让他多了一项帮妹子们修电脑的收入来源,但每一次舍管大妈在他进楼时正常的表现还是很让他幼小的心灵受到打击的。

  “我说,再来几局?”好心的提出建议,言和的份还没好呢。

  没想到借着游戏的胆表过白的乐正绫小姐先提出来反对:“……还是算了。”

  你告白了你没事了这还有人没呢,反对无效啊你!摩柯很想吼一吼她,但想了想还是换一种方式。

  “要不斗地主吧,输的脸上贴白条啊,当然最后要答应赢的人的一个条件啊!”

  拍了拍桌子,摩柯装出有些不耐烦的样子,顺便扯了扯嘴角,“玩不起就别玩啊!”

  这两个笨蛋的话,激将法应该很有用……

  摩柯看着对面大声叫嚣的乐正绫和言和,叹了口气。

  助攻好难……

  天才是什么?小时候的摩柯经常问自己。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注定会和常人不一样,望着周围一群幼稚打闹的同伴他时常这样感慨。

  结果天才的命运就是用数学算概率玩斗地主赢下对方替朋友她们助攻吗?还是恋爱不带脑子的朋友……

  说起来数学我真是对不起你啊。

  摩柯表示单身挺好……

  

  “我喜欢你!战音!”

  当一脸白条配上满头白发差点让人以为是无脸人的言和出现在宿舍楼下喊出这句话时,整幢楼又一次被震惊了。

  不愧是平安夜啊,大家都有这个想法。可是仔细想想,现在的大天朝,无论是什么节日最后都会沦落为情人节的吧……

  喂!联合国吗?这个国家歧视犬类!

  时间大概是乐正绫告白的一个半小时之后,战音已经画完了手上的那副肖像素描,正在做一些细节上的修改,然后听到了心上人满怀心意的表白。

  ……才怪!

  因为她马上又听见了那些个闲杂的话。

  “你看那人脸上是白条吧,又是跟前面那谁一样玩输了吧。”

  “这么玩还不如等明年的愚人节告白啊你说是吧!”

  ……

  你对我的心意,难道只有这样的情况下才说的出来吗?

  还是你对我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急匆匆冲到阳台上的战音,无视掉阳台角落里被吓到的心华和夏语遥,低头寻找着言和的身影。而此时的白毛,因为输的太多,白条贴不下后又被灌了很多啤酒,现在正躺在楼下。

  本来是不会醉的分量,因为一定场景下某种特定的心情,导致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怒气直上头顶,战音跑回房间里,一把拉开寝室的门,在走廊上疾行着,接着三步两步跳下楼梯,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躺在地上呈大字形的言和身边。

  不料却一瞬间红了双眼。

  “……战音,我好喜欢你……”

  明明已经是醉到不省人事,潜意识里还是想说这样的话吗?

  有些无奈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人,战音蹲下身子,抬手轻轻碰了碰那人的脸。白日里嬉皮笑脸的家伙睡着的时候倒是像孩子一样安静,让人忍不住有亲吻她额头的欲望。

  等等?额头!

  老娘要的是恋人,又不是孩子!

  突然清醒过来的战音发现自己的唇离言和的额头只有几寸的距离了,本就是暂灭的怒火又死灰复燃了,还有愈烧愈旺的趋势。她站起身,不紧不慢地走向不远处的小卖部,买了一瓶冷冻过的矿泉水,走回来,全部倒在某人脸上。

  谁知道大冬天的小卖部干什么要准备冰水,难道是预测到了会有女孩子需要?

  反正这冷水是实实在在倒在言和身上了,冰冷的触感使她一下子从地上坐起。

  言和第一眼看到的是眼前附着的水,待她抹了抹眼睛,第二眼望见的便是战音的一头长发。白色的,与自己很般配的柔顺长发。她想了想,学校里有着白色长发的好像只有战音了吧。

  惊吓。言和立马抬头,对上了战音的异色双瞳。

  “lorra……”

  战音冷冷地看着言和,那个笨蛋还愣坐在地上,水浸湿了衣服,她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冷。

  “你先站起来吧……”结果还是自己先服了软,毕竟这天气还是比较冷的,万一冻坏了身体难过的肯定是自己。

  看着言和依旧傻傻的坐在地上,战音喝了一句:

  “还不快起来!”

  “哦哦哦!”言和单手一撑从地上弹了起来,有些心虚地看着战音。被水一浇酒就差不多醒了,与战音对视之后大概都透心凉了。

  明明是胆大妄为的家伙,现在竟然连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开始躲闪,这让战音有些哭笑不得。

  “看着我。”

  “哦……”

  “我叫你看着我!”

  看着言和终于不情愿的看向自己,战音突然有种大声笑出来的冲动。言和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一脸小受样啊。内心如此放荡不羁,脸上自然的流露出了些许异样。察觉到战音异样的言和呢,已经看着战音的笑看呆了。

  脱口而出一句“你真美”。

  两个人都愣了愣,然后言和的脸红的像只被煮熟的大闸蟹。嗯,还是战音喜欢吃的那种。

  “谢谢。”

  “啊?”

  “谢谢你夸我漂亮啊。”

  “哦。”

  “笨蛋!”

  “我……怎么了?”

  “你是笨蛋!”

  “……好,我是笨蛋。”

  “言和是大笨蛋!”

  “对,言和是……”笨蛋。

  毫无预兆的一个吻,你倒是让我把话说完啊!

  当然这句话只是吐槽。

  战音柔软的双唇正压在自己之上,还可以感受到她紧贴的唇在颤抖。言和微微张开嘴,在战音没有其他动作时,伸出舌头舔舔她的唇瓣。感受到那个人的身体也开始随着自己的动作而轻颤,言和抱住了战音,舌尖开始向内里发起进攻。

  “唔……”

  战音口中逃出的轻哼挑起了言和更多的勇气,她开始纠缠着战音一直躲闪的软舌,用牙轻轻的咬住自己的战利品,放开,再捉住。

  这个吻,直到战音快要喘不过气来言和方才罢休。

  接吻过后的战音小声的吸着气,言和则一脸的痴样。

  “你看什么!”

  “看你啊。”

  “谁准你看了!”

  “……”

  抱都抱了,亲都亲了,怎么现在连看都不给我看。言和闷闷地转过头。

  “喂!你转头干什么?”

  这女人!“你不准我看你。”

  战音看着别过头去的言和用委屈的声音说出这句话,很想再逗逗她。

  “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

  言和回过脸,一脸的茫然。

  果然是笨蛋!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战音用手按住言和的脑袋,缓缓靠了上去,直到她都能感受到言和吐出的气息,才停下。红着脸,问:“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笨蛋也要谈恋爱啊!言和躲闪的眼神让战音知道对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战音,我,我,我……”

  “你什么你!”老娘就不信你开不了口!

  “我喜欢你!”果然不逼她就不会说出口了吧。战音觉得有种和小孩子谈恋爱的感觉。

  “战音,我很喜欢你。”

  许是发现了战音脸上那转瞬即逝的无奈,言和认真的,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句话。

  小孩子,也很可爱啊!战音想了想,很满意言和的表现。

  不过……

  “下次说这种话的时候,脸上再有白条,我就打死你!”

  

  摩柯躲在灌木丛后面,看着手忙脚乱撕白条的言和和捂着肚子笑的战音,认真的思考。这一对成了吧?只是,还有一对的主角……

  

  主角之一在干嘛呢?在睡觉……

  不要以为言和被贴的满脸白条醉的倒地不起就只有她一个人是输家了!要知道斗地主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句话好像没有什么意义,跳过!

  乐正绫输的次数与言和不相上下,只不过她在之前已经被灌了许多酒,所以又喝了一杯之后终于卧倒在了地板上。然后摩柯压着言和下楼履行承诺,内容嘛自然是输家要向喜欢的人告白。

  在之后,你们都知道了,再加上时间不早了,摩柯就回自己的寝室了。

  所以乐正绫醒过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寝室一片狼藉的现状。她使劲揉了揉头,脑子还是有些涨,扫了扫床上,言和也不知道去哪了。于是只好自己跌跌撞撞的下楼去买些醒酒药。

  一只手按着头,一只手伸出去往货架上拿药的时候和旁人的手触到了一起。看过去,结果是洛天依。

  “你!”

  “你……”

  作为cp果然心有灵犀是被动技能了吧!

  洛天依看着乐正绫喊了个你后突然倒吸了口气,就知道她的头又开始疼了。乐正绫的身上还留着浓浓的酒气,跟躺在自己寝室的言和一个样,怎么一个两个都是这德行……

  轻轻放下手中提着的购物篮,洛天依把乐正绫按着头的手放下,然后双手开始按着她的太阳穴缓缓的转着。因为乐正绫要比洛天依高上不少,做这些事的时候洛天依还踮起了脚。

  空气里有着淡淡的花香,乐正绫发现香味的源头就是眼前的洛天依,然后才察觉对方正踮脚替她揉太阳穴。慌忙沉了沉肩,却让洛天依停下了动作。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在她准备提起购物篮的时候先做出了反应。

  洛天依冲着乐正绫笑笑,仍是去拿过篮子,说:“你头疼,我自己拿没事的,上去我给你泡杯醒酒茶吧。”语气柔柔的,暖到乐正绫心里。

  付过款,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楼。乐正绫在想心事,没注意走在前面的洛天依已经止住了脚步,撞了上去。刚准备道歉,就听见洛天依说话。

  “先开门吧。”

  乐正绫抬头,才发现已经到了自家寝室门口。很快的,掏出钥匙,开门。

  进门之后发现之前的狼藉还没有收拾,乐正绫正准备整理,就被洛天依拦下。

  “我来吧。”

  等到洛天依麻利的收拾好房间后,乐正绫还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泡好了醒酒茶。

  “喝吧。”

  洛天依在乐正绫身后垫了个枕头,让她好靠在上面喝醒酒茶。乐正绫喝完后,洛天依又去洗了杯子,之后又坐到乐正绫身边,将她的头枕到自己的腿上,轻轻地做着头部按摩。

  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每当乐正绫的头痛缓解一阵,便发现洛天依又在忙忙碌碌,直到那冰凉的手指抚上额。

  乐正绫睁开眼,专注的看着洛天依,最后甚至不知道对方何时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

  被突然出声的人吓到,乐正绫想坐起身,但被洛天依摁住了。

  “别动。”说着手上重新开始按着。

  “哦。”

  又是好一阵的沉默,最后洛天依给乐正绫掖好被子,准备离开。

  “不要走!”

  被床上的乐正绫一把拉住。

  没有询问,但乐正绫可以从洛天依的眼睛里看出一丝疑惑。

  “天依……”你可以的。

  “我……”加油啊。

  “我……”说出来吧。

  “……我喜欢你。”你做到了,乐正绫。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洛天依眨眨眼,返身在乐正绫旁边坐下。

  “嗯。”声音细不可闻。

  反正有人听得见就好。

  乐正绫握住了洛天依的手,在上面落下一个吻,傻傻地冲着洛天依笑。

  “睡吧,不然明天头还是疼。”

  洛天依拍了拍乐正绫伸出被子的那只手,把它放回被子里。

  “我在这里等你睡着。”

  

  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快就答应了,人家郎情妾意之前就差告白而已。

  

  你们可能还忘了那个醉倒在地又被浇了冷水受了凉又没有等到药现在正吐得死去活来的言和。

  

  男生宿舍楼里的某间寝室。

  “现在可以把底片给我了吧!”这咬牙切齿的声音,好像是我们的助攻小能手摩柯。

  “言和和战音是在一起了,我妹呢?我妹呢?”我不知道他是谁,真的。

  你妹啊!“那先把你手上有的照片都删了成不?”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一直很好奇,照片上那个看起来就很漂亮的coser妹子真的是你?”

  ……

  “卧槽!”

  “怎么了?”

  “手贱……”

  “照片给删了?”

  “发到微博上了……”

  “你给我去死啊!!!”

  

  真是热闹的平安夜啊!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