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言战】生日快乐

  夏天的小尾巴上迎来了战音的生日。
  这是战音和言和在一起后过的第一个生日。
  
  一大早,两个人一起租来的小房子就被敲门声惊扰。
  言和看了看把被子一卷整个人缩到温暖的被窝里的战音,小心将环在她腰上的手臂抽出。打了个哆嗦,言和取过空调遥控器,将温度打高了一些,起身去开门。
  瞄到那晃眼的大红色言和就知道了门外站的是自己的损友乐正绫。
  “东西都准备好了?”乐正绫开口就问,热情的声音略大。
  言和回头看看紧闭的卧室门,对乐正绫低声喝道:“你小子小声点儿,lorra还在睡!”
  乐正绫眨巴着眼,捣蒜一般点着头,说:“明不明白,昨天晚上太累了嘛。我懂的我懂的。”
  言和盯着嬉皮笑脸的乐正绫,指着她的脖子淡然地反驳。
  “绫大少爷,早上新鲜的草莓甜么?”
  乐正绫一愣,扭着脑袋往脖子上瞧。这哪儿看得到哇!折腾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到,反倒是在言和的帮助下贴了张创可贴上去。
  乐正绫有点儿恼火,仿佛自言自语地说着:“这年头欠债的才是大爷啊……”
  “说好的条件,你出钱买礼物,我帮你策划明年天依的生日派对。哪来的欠债之说?”言和靠在墙上说。
  “你这不是还没交账呢吗……”乐正绫喃喃,马上又接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我先撤了。诺,钥匙给你,好好玩!”说完,乐正绫拍了拍言和的肩,一溜烟地跑了。
  言和勾住钥匙环把钥匙举到眼前,那是乐正家一栋海滨别墅的钥匙。抬头看了眼客厅墙上挂着的钟,言和很快的洗漱,走到厨房准备早餐。
  早餐很简单,热牛奶配三明治。做好一切后言和返回到卧室,望着那一团被子发了会呆,然后开始叫被子里的人起床。
  “lorra,起床咯。”
  一边说着,言和一边像是解粽子一样把被子拿开。没有了被子的战音仍睡得安稳,但是蜷着身子的模样让言和有些心疼。听说这种睡姿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言和有一些无奈,只好走到窗帘边上,一把拉开帘子。
  光线从窗子外照进来,充满了整件屋子。床上的战音蹙了蹙眉,闭着眼摸着被子,大概是想拿被子遮光。
  战音睡觉时有些“见光死”,平日里赖床到最后言和只能用拉开窗帘这个办法治她。
  言和俯下身子,对着战音的耳朵轻轻吹气。
  “起床吧!”说完言和在战音的额上落下一个吻。
  战音微睁开双眼,双手抬起搂上言和的颈部拉向自己,将头埋在言和胸前,慵懒的声音冒出:“阿和,好困……”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明显又睡回去了。
  没有办法,言和将战音抱起走进浴室,然后放下她的双腿,把她的两只手环过自己的腰,靠在自己身上。
  “张嘴。”言和挤好牙膏,举着牙刷说。
  战音还是闭着眼,但乖乖地张口。言和转过她的身子,把牙刷伸到战音口中,细心地替她刷牙。
  放下牙刷,言和拿起杯子送到战音嘴边:“来。”
  战音含了一口水,在嘴里咕噜了好几声。
  “吐掉吧。”
  言和一手搂住战音的腰,一手调整战音的上身让她对着洗手池的方向,柔声说。
  接下来是拧毛巾洗脸。然后是替战音搭理她那头柔顺的白色长发。
  完成一切后,战音总算有些清醒的样子了,坐在餐桌边上安静地吃着早餐。
  言和坐在她旁边,侧着脑袋看她迷迷糊糊吃饭的模样,有些好笑,也有些心安。
  这个有点儿傻气有点儿迷糊的小不点儿就是自己的女朋友。
  明明只有十六岁却偏偏嚷着自己已经一百六十三岁的样子真像个吵闹着说自己已经是个大人的小孩子。
  就是小孩子啊。
  牵着战音的手回到卧室,嘱咐好让她换衣服,言和到客厅开始收拾着去别墅要带的东西。
  好吧其实什么也不用带,言和只是给自己找个借口避开战音换衣服的场面,她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又把那个小迷糊蛋给吃了。但是时间快到了呢。
  果然,驱车赶到别墅后没过多久,一辆卡车就开到别墅门口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几个小伙子开始从后面车厢卸下东西往别墅里搬。
  “阿和,这些是什么?”战音坐在地板上,仰着头看着言和,问。
  言和摸了摸战音的脑袋,笑笑:“礼物啊!”
  “这么多,都是?”战音歪着脖子看看那些大大小小的箱子。
  言和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她。
  待到所有的东西都被搬了进来,宽大的客厅也显得狭小起来。箱子是以一个“匚”形摆放的,空出的一面是落地窗,正对着大海。
  言和先带着战音去海边玩,中午和她一起吃着海滨烧烤,替她点了很多的螃蟹。吃到一半,她举着一尾虾对战音笑到:“你早上睡觉的样子就和它一样。”
  战音探头过去一口吞下虾,红着脸瞪向言和。
  玩好吃好回到别墅,言和陪着战音午睡。战音有午睡的习惯,不然整个下午精神都会不好。
  醒来时差不多三点,言和爬起来顺带着拖上睡眼朦胧的战音去客厅。
  “我们来拆礼物吧!”言和对怀里的可人说道。
  听到礼物两个字的战音来了兴致,她上午就对这么多分量的礼物感到好奇了,却禁不住言和一再要求现在不准打开。她揉揉眼,甩甩脑袋,紧紧看着言和。
  瞧见她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可怜模样,言和牵着她走到礼物墙的一头,取过一个盒子递给她。
  盒子上写着个一。
  战音看了看这个“一”,又看了看言和,不知道她在玩什么把戏。
  盒子被打开了,里面装着一个小巧的奶瓶。
  “阿和!”战音的脸发红,张牙舞爪地抱怨,“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知道。”
  言和接下战音手中的空盒子和奶瓶,说:“这是我给你一岁的生日礼物。”
  从背后抱上战音,言和把下巴靠在战音的肩上,嗅着战音发间的清香。
  “以前,我没有在你身边,所以你的生日礼物我给不了。现在,我把它们都补给你。以后,每年我都会在你身边,给你一个不一样的礼物。”
  战音有些呆住了,眼眶红红的,不知所措中。言和吻上她的眼角,在吻着她的鼻子,一路向下在战音的脸上落下许多细碎的轻吻。
  最后,落到了唇上。
  没有更加深入,只是在嘴角细细研磨。
  良久,唇分。
  “继续拆礼物吧?”
  “嗯。”
  接下来的几份礼物也都是按照年龄来思考的,有玩偶,有婴儿车,还有一套小孩子的洛丽塔裙装。
  战音指着言和的鼻子恶狠狠地骂到:“你你你你,你果然是个萝莉控!”
  言和笑着还回去:“所以我的lorra是个萝莉咯?”
  “阿和坏蛋!”战音不理她,返身拆礼物。
  礼物的分界从十六岁开始,十六岁往后的所有礼物,都是按照十六岁的风格买的。
  也难为人家买了一百多样不同的十六岁的生日礼物。
  可……
  “你这是什么意思!”战音的脸又开始发红。
  言和发现了这一点,觉得很惊喜。平时的战音一直是一个安静的小公主,生气起来却会变成“粉红女郎”。
  恋人之间就是要不断探寻这种小惊喜吧!
  叹了口气,言和装作无辜的模样,回答:“你现在和十六岁有什么区别吗?”
  “阿和!”
  “明明自称是一百六十三岁,可是跟十六岁的小孩子一样啊,那我只好认为你中间的那么多年都是十六岁啊,不然难道是你有变成老太太的样子然后又返老还童了?”
  “哎呀,再过几年不会变成小萝莉了吧,lorra?”
  终于气不过了的战音扑到言和身上准备咬她,却被准确无误地抱住了腰,两个人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捏捏战音气鼓鼓的脸,言和扬着眉,安慰说:
  “好了不闹了,我还有一份特别的礼物你要不要看?”
  “要!”战音咬着牙。
  言和从礼物堆里翻出一个平板,启动后打开桌面上放好的一个视频文件。
  “lorra,生日快乐!言和她很爱你!”第一个画面是洛天依,站在乐正绫身旁,说出了这番话。背景是她们经纪公司的门口。
  然后是她旁边的乐正绫,同样的一段话,重复了一遍。
  “lorra,生日快乐!言和她很爱你!”
  再接下来是心华,背景是台湾的101大楼。也是相同的一句话。
  “lorra,生日快乐!言和她很爱你!”
  然后还有摩柯,墨姐和龙牙哥,都是这么一句话。
  再然后是日本的朋友们,Miku和Ruka,Kaito,Rin和Len等等,分别在不同的几个地方,每个人的祝福都一样。翻译过来还是那一句。
  “lorra,生日快乐!言和她很爱你!”
  还有其他国家的一些伙伴,都是一个热情的招呼,背景是那里有名的地方。说的话翻译一下都是这一句。
  “lorra,生日快乐!言和她很爱你!”
  看到最后,战音再也忍不住,把头埋到言和怀里就怎么也不肯抬起来。
  言和今天套了件薄薄的T恤,很快就感受到了泪水浸湿了衣衫的感觉。
  “不哭不哭啊,lorra!今天是你的生日啊,不要哭啦。要开心啊!”手忙脚乱的出声安慰,换回来一句:
  “我很开心!”
  声音沙哑,更不用说还是哭腔。
  言和一下又一下抚着战音的背,加上低声哄着,渐渐地令她安稳下来。
  “不对!”
  战音突然脱离开言和的怀抱。
  “不对,还差一个!”
  言和勾起了嘴角,心里的担忧被放下。她差点就以为自己准备的最最最重要的一个礼物就要被忘记了。
  战音一面抹去眼泪,一面断断续续地说:“不对,只有一百,一百六十三个。这些,都是以前的,以前的礼物。今年,今年的礼物,还没有,还没有给我!”
  她看着言和,异色的眸子里满是期待。
  笑,依旧是笑。言和解下系在大腿上的红色丝带,把它绕在脖子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这个礼物,你要不要?”
  言和问。
  战音看了那个系了红色蝴蝶结的“礼物”很久,久到“礼物”自身都开始对自己没有信心了才看见她小步上前抱住了自己,颈边是她吐出的幽幽气息。
  “要!一辈子!”
  恰巧,落地窗外燃起烟花,在不知何时暗下去的天幕之中,灿烂盛开。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