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02

  一路上,乐正绫一直处于沉默状态。
  乌鸦开着车,停下了哼着的不知名的曲子,从后视镜里看看乐正绫,向副驾驶座上的洛天依发出疑问。
  “你说她能通过组织的测试吗?看看她的样子,不过就是死了全家嘛。”
  洛天依看着窗外不断飘过的风景,没有回头,“她是我的人,我自然能带好她。更何况乐正家的猛虎拳,她已经有了几分模样。”
  “呦呵,了解还挺深嘛。不过她现在是快十六岁了吧,那个规矩怎么办?”乌鸦又问。
  “还有两个月,我会让她达到出任务的水准的。”冷冷的声音从洛天依口中传出,“那个时候她若是不合格,那她就没有机会杀掉我完成她的复仇。组织不养闲人的规矩我懂。”
  “也对,复仇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的,不然你一又怎么会十二岁就通过组织测试开始执行任务呢!”乌鸦打趣说,却没想到立刻被刀架住了脖子。
  “闭嘴!”
  乌鸦想要转头表示些什么,只是轻微的动作,脖子已经被疯狗划出了一道血痕。
  “只是夸一夸你这个组织新秀嘛,激动什么。”看着洛天依并没有收手,无奈,乌鸦只好向左偏头离开刀锋。
  洛天依收回刀,不再理会乌鸦的话语,继续看着窗外放空意识,却没发现坐在后排的乐正绫抬起了头凝视着她。
  你也是,复仇者吗?
  乌鸦从后视镜中发现了乐正绫的举动,舔了舔嘴唇。两个复仇者的交锋,大概会很有意思吧?他想。
  
  两个月转瞬即逝。
  乐正一家的惨案曾被媒体大肆报道,现在却被各式花边新闻所覆盖,再也找不出痕迹。只有公安部的几个人事调动才让部分人了解到这事并没有解决。毕竟乐正集团也是有名的企业。
  两个月里,乐正绫把自身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训练上。起初,她还曾试图用训练使用的武器对洛天依进行攻击。连续几天数十次的失败让她明白了她们之间的差距。哪怕是用上自己最擅长的猛虎拳,在近战中自己也被她几招撂倒。
  但是,她从未放弃过。时不时的,她便会对洛天依发起进攻,但永远以失败告终。
  可在一次次失败中,她也能意识到自己的成长。
  在杀人术方面的成长。
  不过是杀人罢了,为了复仇她必须去学习这些。她对自己这么安慰。她要复仇,她要杀死洛天依,所以她必须懂得如何杀人,并且不畏惧杀人。
  但她从未想过她之所以这么想的原因是因为她的杀人术此前只对洛天依使过,虽然从未成功,但她一直有勇气出手。
  可洛天依是凶手,杀死龙牙的凶手,也是害死父母的凶手。
  所以每次都出手都是那么心安理得。
  于是在接受组织测试的时候,也就是乐正绫十六岁生日那天,她终于感受到了杀人的恐惧以及内心无比沉重的罪恶感。向海浪般汹涌而来,打得她一个身形不稳,几乎快被淹没。
  
  乐正绫的目标是一位年轻干练的女企业家。女企业家姓林,未婚,但是从来不参加各种形式上的派对。生意上需要的酒席也往往被她托付给他人。
  经过前几天的踩点,乐正绫知道她总是在五点准时下班回家,而且总是沿着同一条路线。
  林没有交际活动,回家的路上又大多处于交通要道。虽然一起意外的车祸看起来很是方便,但是想到到时可能会出现多人的伤亡,乐正绫便放弃了这个打算。
  即使她现在需要以杀人为业,那也只是暂时的,她对自己这么说。她不是杀人狂,她只需解决她的目标。
  她要活下去,像野草一样顽强的活下去。然后,向洛天依复仇。
  复仇之后呢?
  乐正绫没有想过。她和洛天依之间的距离还是有如隔着一道深壑,她杀不了她,何况她对她的行为毫不在意。
  
  所以最后乐正绫决定在林的家中解决她。
  林住着一栋小别墅,房前的小花园里种了些乐正绫叫不出名字的花。从房子一侧忘记关的玻璃门摸了进去,乐正绫小心翼翼地控制着步伐。
  家里一定有人。
  这是乐正绫观察后的结果。
  你看,如果没有人在家里等的话,为什么要准时下班回家呢?
  但是乐正绫从来没想过,会是……一个小女孩。
  客厅里的沙发上,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睡得正香。
  林是个单身妈妈?
  这是任务单上所没有提及的。乐正绫懵了,所以她的目标包不包括这个孩子。
  小女孩大概有四五岁,静静睡觉的样子很可爱,还咬着手指。乐正绫看着她,仿佛看见了当初的自己。
  要让这个家被毁掉吗?就像洛天依对自己做的那样。
  乐正绫觉得自己的心跳动得越发迅猛,但血液却像是快要在血管中凝固。
  
  钥匙在锁孔中旋转的声响传来,没有继续想下去,乐正绫先躲了起来。躲好之后,她才想起自己为什么要躲,明明只要干掉她就好。
  果然,是心乱了。
  乐正绫苦笑,这也是任务的一环吗?将自己所遭受过的经历赐予他人,从而判断是否真的有成为一个杀手的能力与内心。
  好吧,她承认她或许已经输了。
  偏偏不巧,乐正绫看见了一个人。
  洛天依!
  看着林和她交谈甚欢,乐正绫就知道原来自己一直被组织注视着。他们不需要一把不快的刀,也不需要一颗柔软的心。
  谈笑间,洛天依往某个角落里瞥了一眼,随意比出了几个手势,然后向林询问了些什么,离开了客厅。
  乐正绫知道她发现自己了,而那个手势,是给自己三分钟解决的意思。
  三分钟,仅仅是三分钟,就又有一个生命要离去了吗?
  乐正绫无法做出更多的感慨了,比起自己的父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给林一个更舒服的死法。
  舒服,这个词也是个笑话罢了。
  乘着林去往厨房的时候,乐正绫一下窜到她身后,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乐正绫从身上摸出一根细银针,往林的脖子上扎了下去。
  很快,林就停止了挣扎。乐正绫知道,她已经死了。
  针上涂了神经性毒药,进入血液后会产生心脏麻痹的效果,而且只需要三秒即可见效。
  
  踏踏踏——
  洛天依踩在楼梯上,自上而下地看着乐正绫:“你漏了一个。”平淡的语气仿佛不是在杀人而是提醒别人你掉了样东西。
  “她还只是个孩子!”
  乐正绫压低了嗓音,朝着洛天依喊道。
  “而且她不在任务单上!”
  洛天依扫了一眼任然睡着的小女孩,略带嘲讽地说:“你只会照着任务单干活吗?我是你的守望人,我说的话相当于任务。”
  “现在,杀了她。”
  乐正绫一脸狰狞,“你……”
  “反正她死了娘自己一个人也活不了。哦对了,你不知道她还是个瞎子吧,所以她也不可能被组织收留。”
  “与其让她活着,不然让她接受死亡。”说完,洛天依离开了。
  
  别墅外停着一辆悍马,洛天依靠在车门上,手里燃着一支烟。她看着乐正绫失魂落魄地从别墅中出来,坐上了副驾驶。
  抖了抖烟灰,洛天依最后吸了一口,抛下烟头,上车启动引擎。
  车子往组织的一个据点行驶,洛天依一手撑着头架在车窗上,一手操控着方向盘。
  “解决了?”
  没有得到回应。
  “那么,就恭喜你了。”
  还是没有回应。
  “以后要好好相处呢,搭档。”
  依旧没有回应。乐正绫看着窗外,双眼无神,不知道想些什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