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04

  第二天。
  乐正绫出门前瞟了一眼洛天依的房门。门关着,不知道她在不在。昨晚洛天依的行为着实有些令她摸不清头脑。你想想,你的杀父杀母杀兄仇人——好吧,虽然父母是被那个叫乌鸦的干掉的——那个天天嘲讽你太弱不能复仇的家伙,在你因为第一次杀人其中还有孩子导致内心波涛起伏内疚感爆棚的时候,突然亲了你……还是湿吻的那种!你会有什么想法……
  当然是觉得那个人是不是疯了啊!
  然而乐正绫并没有觉得,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她知道一般人应该都是上面所说的反应才对。
  她承认,如果……她是喜欢洛天依的。
  那个时候她春风般的笑容,铃铛一样清脆的笑声,以及笑起来时高高扬起的细眉,无一不让她心动。那个时候她的身影,就好像是故人,镌刻在乐正绫心间。
  可惜没有如果。
  几个月前的某一天,梦幻般的某一天,不能接受的某一天,无能为力的某一天,心碎的某一天……
  充满红色血液的那一天。
  
  难得的全家团聚的一天。
  乐正绫很高兴,她家有一个大公司,父母老是为了公司忙来忙去没工夫陪她,今天终于可以好好坐在一起吃顿晚饭了。
  老哥乐正龙牙和母亲一起在厨房烧着菜,平日父母不在,家中都是他亲自下厨的。她在客厅和老爹兴奋地谈天说地。观点不同时,也缺不了大声的争执。
  忽然传来了电铃声。
  乐正绫有点儿不高兴,她怀疑是父母又要在家中谈生意,所以请了客人。但父亲脸上略有疑惑的表情告诉她这与他们无关。
  不耐烦的按下墙上的对话键:
  “谁啊!”
  “抱歉打扰了,请问这里是乐正家吗?”儒软的声音传来,打消了乐正绫一半的不满。乐正绫喜欢声音好听的人。
  不过还是腹诽了一下门口不是有写着自家姓氏的门牌吗。
  “哦,是的。”
  “好的,我是来拜访乐正叔叔的。你就是阿绫吧,你好,我叫做洛天依。”
  洛天依,真好听的名字,和她的声音很配,乐正绫想。她转头朝着父亲:“爸,有人来拜访您啊,您老人家还真是忙啊!呃,是一个叫做洛天依的。”
  “什么,天依,是叫做洛天依!”乐正绫没想到父亲会这么激动,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跑到她身边按住她的肩膀,用的力气还有点大。
  “爸,你弄疼我了!”乐正绫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这么激动。
  不料父亲根本没有听完自己说话就急匆匆跑到院子里去打开大门。
  “爸!还在下雨……”
  乐正绫冲到房子门口就看见别墅的大铁门前,父亲正紧紧地抱着一个女孩子。女孩手中的伞由于父亲的拥抱而略有倾斜,伞面上滑下的雨水打湿了水蓝色裙子的一角。
  这是乐正绫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父亲,失去了从容、冷静,只余下从动作中便能一眼看出的担心和喜悦。
  父亲松开了箍住女孩的双臂,颤抖着抬起一只手,用肉眼可见的温柔姿态缓缓抚摸着女孩的头。女孩低着头乖巧的站着,许久后才抬起头,眼中有乐正绫说不上来的哀伤。
  连忙将两人招呼进屋,乐正绫又给他们每人倒了杯热水。然后乐正绫才在沙发上坐下,偷偷瞥着对面那个跟自己似乎差不多大的女孩子。
  嗯,是叫做洛天依吧。洛天依穿了一条水蓝色的裙子,上面有着几朵白色的碎花。没有戴什么头饰,但那个发辫却扎的极有特色,形成了一个横着的“8”,余出的长发分成两股披在双肩。
  真是个漂亮的人啊!乐正绫心想。
  刚才的动静驱使着乐正绫的母亲从厨房里出来瞧瞧,在她的目光扫到沙发上那个身影的时候,手上一松,拿着的锅铲落到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响声惊动了沙发上坐着的三个人,也惊动了厨房中的龙牙。
  “妈?”
  乐正绫反应最快,一下子冲过去抱住母亲已经需要墙的支撑才能站稳的身子。龙牙走出来,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父亲,然后看见了父亲身边的洛天依。他呆了一下,没多说什么,只是让妹妹把母亲扶到沙发上坐好,捡起锅铲,表示自己来负责晚饭。
  乐正绫扶着母亲还没走几步,就发现洛天依来到了面前。
  “阿姨……”与之前的声音有些不同,这次的语音中带着点沙哑,但还是很好听。
  终是没有能压抑住内心的情感,乐正绫看着母亲上前抱住了洛天依,泪水不住的往下掉。而洛天依也是红了眼睛,微微抽动的鼻子说明她在努力忍受着情绪波动。
  乐正绫越来越迷糊了,她隐约觉得父母和老哥都认识这个女孩,可是她却没有一点印象。更何况,从父亲冒着雨冲出和母亲的锅铲脱手,都表明她还与自家应该还有着更深的关系。
  仿佛猜出了她的心思,父亲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跟着自己到书房去。
  路上无人发声,但一到书房,乐正绫就开始往外丢她那一大筐的疑问了。
  “爸,洛天依到底是谁啊?”
  父亲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从书桌的抽屉里取出了打火机和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
  乐正绫楞了一下,父亲书房里备烟她是知道的,这是给客人准备的,但父亲是不会自己抽的,他已经戒烟好几年了。
  “爸,你……”乐正绫想要出口提醒,可看着这个样子的父亲,又犹豫了。
  但是父亲没有吸烟,他只是让烟燃着。过了许久,长长的一段烟灰落下,他才开口:
  “你还记得洛叔叔家吗?”
  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道出了一个名字,乐正绫不解,更让她吃惊的是向来在意书房整洁的父亲竟然任由烟灰落到了地板上而不是将它抖落在烟灰缸里。
  在脑中扫描了一会儿,乐正绫没有发现一位洛姓叔叔的印象,她只好对父亲摇摇头。
  “也是,你……”父亲叹了口气,抬头看了乐正绫一眼,继续说到,“洛家和我们家是故交,当初我和你洛叔叔一起创立了集团的前身,但就在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你洛叔叔一家被人在家中杀害,仅有天依她下落不明,这案子到现在都没破……”父亲又抬头看看乐正绫,待到发现她没有什么异常,才接着往下说。
  乐正绫被父亲时不时的眼光搞得心里毛毛的,但听完整个故事,做出了两点总结:一,老爹的朋友死了;二,洛天依是那家的遗孤。
  “所以天依回来了,你们很高兴?”
  父亲盯着天花板,“也不仅仅是高兴,当初她无缘无故地消失,现在又突然的出现,总归是叫人担心她这些年的经历的。”
  “现在她回来了,作为她父亲的挚友,我也是要照顾她的。”
  
  晚饭吃的是一个压抑,沉默在餐桌上空游荡。父母的目光老是在自己和洛天依之间来回转着,老哥龙牙却是对洛天依冷着一张脸。
  饭后,父亲分别和洛天依还有龙牙在书房里说了几句,出来之后表面上龙牙对洛天依的态度稍有好转,但还是散发出了哥就是不待见你的气场。
  到是乐正绫觉得洛天依身世可怜,在之后的几天里陪着洛天依吃吃喝喝睡睡玩玩,很是兴奋。
  也就是那个时候,乐正绫看见了洛天依弯起嘴角的和煦微笑,听见洛天依唇中漏出的清脆笑声。洛天依喜穿蓝色系的衣服,那道蓝色的身影也便模模糊糊地印在了乐正绫心头。
  然后呢?
  然后,那一天到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