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06

  一声枪声打破了这个地方长久以来的宁静。
  这是港边的某个仓库区,很多年前建的,由于背后公司的经营不利,不久就倒闭了。里面甚至还堆积着不少的还未运出的货物。
  乐正绫一个前扑翻滚到一堆箱子后面躲起来,咬咬牙看了看左肩的伤口。这次的任务本是绑架一个小小的商人,可没想到商人的后面站的是现今道上名气最盛的扑克组。不过是几天,这个藏身的仓库就被发现了。若不是自己反应及时,那颗子弹穿过的说不定就不是肩了。
  仓库的大铁门紧锁,那个商人被绑在在椅子上,蒙住眼。听到枪响的他并没有慌神,反而咧开嘴笑了。
  “我早说你该放了我的。”
  乐正绫不理会他,盯着某个方向看。那里的水泥墙上方是空荡荡的,窗玻璃早已破损。并且,如果是那个方向的话,远处是有一座瞭望塔的。
  深叹自己的大意,安置那人时没有注意方位,乐正绫又开始庆幸。要不是瞭望塔和这里还有点距离的话,自己恐怕是连命都没有了吧。那人的技术也着实是高,这么远的距离也能击中。换成自己的话大概是不行的,不过要是天依……
  如果是洛天依,我已经死了吧,乐正绫想。
  乐正绫从衬衣的下摆撕下一块布条,忍着疼痛,给肩头的伤口做了包扎。还好是穿透伤,不用取子弹。乐正绫试着抬了抬手,勉强可以动,发力确是不可能的了。
  那个商人还在说话,口气中充满幸灾乐祸。
  “……你们这种虾兵蟹将啊,也不打听打听爷是什么人。知道扑克组么,黑桃K那是我姐!……”
  听到重点的乐正绫没有继续关注他,开始思考着怎么逃离这里。任务里要求她把那个商人绑到这里,除此并没有给出下一步的计划,想来现在撤离是不违反组织的纪律的。
  这间仓库的四围都是厚厚的水泥墙,而水泥墙上面和天花板之间是封闭的玻璃窗。排除从正门冲出去的方法,那些玻璃窗便是唯一的出路了。
  可惜有点晚了。
  铁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到了乐正绫耳里。乐正绫竖着耳朵,判断了一下,大约是十几个对手。
  “不出来聊聊吗?”
  一个甜美的声音吸引了乐正绫,她想,这就是黑桃K的声音吗,真好听。
  可随即乐正绫反应过来,这是双方对峙的时刻,自己却在欣赏对方的声音。虽然说对峙好像不太恰当,因为自己是躲起来的。
  看不见人出来,黑桃K扬起了眉,摆摆手示意手下给自己那个弟弟解绑。双手可以活动后他立马扯下蒙住眼睛用的布,小跑到自家姐姐面前,弯下腰说,“姐!”
  “废物!”
  那人刚准备的讨好的笑僵在脸上,不自然地干笑了一下,然后自觉退到后面。
  一名大汉搬来那张之前绑着商人的椅子,轻轻放下。黑桃K坐了上去,从风衣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
  “原来零就只有这么些胆量吗?”
  零是乐正绫在组织的称呼,洛天依是一。
  根据声音猜了个动作大概的乐正绫想想也觉得继续躲下去没什么意思,整了整衣服,便从箱子后面走了出来。
  “哟,有何贵干?”轻佻的语气完全看不出她现在所处的困境。
  黑桃K似乎很喜欢这种对话的口气,笑得很妖娆,冲着乐正绫喊道:“小妹妹很可爱啊,来陪姐姐聊聊。”
  这句话一出,仓库里的气氛有所缓解。乐正绫斜靠在货箱上,双手抱胸,“聊些什么?”
  肩上的伤口还在渗血,乐正绫侧对着黑桃K,不想让她看见自己到底受伤多重。现在吗,能拖多久拖多久吧。这个该死的任务,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还有找个地方,为什么会这么快被发现,明明自己还有放了一下假消息出去的。
  黑桃K看着乐正绫的姿态,不禁眯起了眼,脸上的笑容更加魅人。“零妹妹也真是大胆啊,也单枪匹马敢抓我扑克组的人,这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受人之托。”乐正绫淡淡地回答。
  “哦,不知道我这个不中用的弟弟是哪里得罪了你的朋友?”
  我怎么知道,乐正绫想。对组织而言,这个商人实在是有些不入眼,却偏偏发布了抓捕这人的任务。
  “无可奉告。”
  “哦?”黑桃K抬起一条长腿搭在了另一条腿上,右手支着下巴,撑在大腿上,“现在组织布置任务都不给足情报了吗?”
  组织?
  乐正绫心里一惊。组织里的成员在外都是以个人名义活动的,即便是任务失败被守望人杀死,对外的说法也不过是抢食而已。但眼前的这个人……
  “不要紧张啊零小姐,我还有很多话想说呢。我这里可是有不少你想要知道的情报哦!”
  乐正绫皱着眉,不清楚黑桃K想做什么。
  “……比如你的父母。”
  ?!!
  什么!
  乐正绫正想要发问,安静的仓库响起了新的声音。
  “调戏我的partner是什么意思?K。”
  这个声音,忘不了的,洛天依!
  她来做什么?
  乐正绫就这么看着洛天依从门口走到了自己身边,途中没有人有所动作,都只是沉默着看着这个女孩踩着哒哒哒的步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