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09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乐正绫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还是抱膝坐在浴室里。她起身的时候顺便洗了把脸,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那副苍白的面孔,但看上去好像有点儿精神了。
  收拾好凌乱散着的一些东西,乐正绫提着医药箱走出了浴室,把箱子放回原来的地方。
  返身会卧室的时候,乐正绫在门口停了下来,突然很想去看看洛天依。她在对方的卧室门口徘徊了一会,终于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睡着的洛天依有着清醒时没有的柔弱模样。小巧的嘴微张着,不像白日里那般能够吐出伤人之语时的霸气。细细的眉毛紧皱,仿佛在梦中还受着什么不知名的罪过。她的一只手落在了被子外面,想来是睡梦中做过什么挣扎的动作。乐正绫靠近她,轻轻握住那只手。
  手很冰,大概是放在外面久了。乐正绫刚想把那人的手放回被窝,不料却被洛天依反手抓住。
  “你要做什么?”
  清冷的声音在卧室里回响,体现出它的主人此时并不平静的心境。
  “要动手了吗?”
  乐正绫站了一会儿,任由她紧扣着自己的手。房间里顿时安静地只剩下呼吸声。
  沉默之后,乐正绫还是面无表情地继续之前的动作,只是这次连带着自己的右手都伸进了被子里。
  氛围变得有些微妙。
  两个人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就势盘腿坐在了地上,手还在床上那人的被窝里,被她紧紧抓着。
  双方没有对视,一个人望着天花板,另一个看着床沿发呆。
  真是诡异到了极点的气氛。
  过了很久,才有人先开了口。
  “我们之前见过吗?”乐正绫说。
  “当然啊!”洛天依笑笑,露出了现在在乐正绫看来只是一种伪装的面容,“那次见面导致你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啊。”
  乐正绫不出声,她知道洛天依说的是改变她命运的那次见面,可是她觉得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答案。但那个人不说,她也没有办法。知道真相的人就在眼前,偏偏却又是最不可能告诉她的人……要说这是巧合呢?还是有意为之?
  不对,本来还是有一个黑桃K的……那个叛离组织的家伙手里好像有着很多情报,只可惜她已经死了。
  不过难得这次的洛天依愿意说些什么,就再问一些事情吧。
  “为什么……”乐正绫听见自己的声音低沉,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为什么那次……要杀了我们?”
  乐正绫用的是“我们”,在跟着洛天依这么久之后,连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那次她放过自己,只能说是个天大的幸运。
  幸运吗?全家人只留下了自己。
  不幸吗?洛天依出手还从没有活口。
  放在被子里被洛天依紧握的手感觉到一丝丝的颤动,乐正绫的视线离开床沿,从洛天依眼中捕捉到了一闪而过的茫然和不知所措。
  没有回答。
  乐正绫自嘲地勾起嘴角,她是怎么了,怎么会愚蠢到问这种问题。又有些触动,那个眼神,让她看到了一个无助害怕的洛天依,而不是组织里那个嚣张到按人头准备子弹数量的冷面杀手。
  她站起身,准备离开,可是被抓着的手却没有被松开。身后传来了喃喃:
  “不要走。”
  不要走。
  三个字而已,在乐正绫内心却翻起了滔天巨浪。
  她什么时候看见过这个模样的洛天依?一个弱势的哀求着别人不要离开的洛天依!
  乐正绫停住了脚步,但是没有回头,可能是在等着什么。
  然后她等到了。
  “不要走……陪我……”
  乐正绫转回身子,站了一会儿,最后又坐回地上。
  “……好。”
  房间里恢复了最初的静谧。
  在地板上坐着的乐正绫渐渐被屋子里的寒气侵袭,毕竟现在的她其实也是个伤患,需要的是休息。但是她没有动,连因为冷而产生的颤抖都被刻意压了下去。
  床上的人应该是睡了回去,她的呼吸声很微弱,只是偶尔能被乐正绫察觉。她的意识开始模糊,大脑开始放空,盘着腿的姿势僵在那里,头一低便陷入了浅浅的睡眠。
  阿绫!
  是谁?
  阿绫!
  那个人……
  “阿绫!”
  乐正绫是被梦里的声音惊醒的,醒来却发现那不是梦。
  “阿绫!”
  ……
  “阿绫!”
  躺在床上的洛天依呼吸有些急促,眉头紧皱,一声又一声地喊着那两个字,像是在做着噩梦。
  可什么样的梦能让她喊着自己,乐正绫思考着。
  她……何德何能。
  “……阿绫!不要哭!不要哭!我们,我们先躲起来……”
  “……藏好,阿绫,不要哭,不要发出声音。……我们会没事的……”
  这些是……什么?
  乐正绫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不住的跳着,她很想说停下,快停下,但是她不能。她想知道一些事情,一些怎么也回忆不起但偏偏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些事情。
  “……你们……不要……我和她换……”
  “……阿绫……阿绫……活下去……”
  “……不要哭,我……我走了。”
  ……
  “不要走。”
  “不要走!”
  “不要丢下我!”
  洛天依是被乐正绫的叫喊声给救回来的,从那个最初的噩梦里。
  她努力地坐起身,靠在床头,看着地上那个人。
  那个人已经不是之前盘腿的样子了,蜷着身子,侧倒在地上,双手抱头,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
  洛天依握了握左手,空空的。然后她把手从温暖的被子下拿了出来,放在眼前。
  本该是拉着乐正绫的右手的她的左手。
  是什么时候放开那个人了的呢?
  是因为一直拉着她的手才做了那个梦吧,洛天依想。那个时候她们也是这么握着手的,也是自己拉着她的。她看看乐正绫的狼狈模样,略做了分析和回想,明白了自己大约是说了梦话。
  “那可真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啊!”她感慨。
  地上缩着的人还在不停的颤抖着,翕动的嘴里不时地冒出“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之类的字眼。
  洛天依缓缓起身,下床,靠近那个人,轻轻地抱住她。尔后开始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说:
  “我在。”
  “一直在。”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