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11

  之后的日子变得有些奇怪了。
  乐正绫和洛天依之间也说不上是放下了恩怨。乐正绫时不时的刺杀也有,洛天依经常性的嘲讽也在。不过是在两个人一同出任务回来后,多了滚床单的一项。
  第二天,还是往常一样,两人间没有更多的沟通。
  明明是伙伴来着,可本质上又是复仇的对象。乐正绫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天仓库里洛天依突然耀眼地出现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调戏我的partner是什么意思”。可后来黑桃K问起让自己做洛天依的partner好吗之类的话,却被她否定了。
  什么意思啊,partner?
  一会儿是一会儿不是的,玩我吗?
  话说回来,眼下的状况和玩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嘛,杀手嘛,人生也就是杀人拿钱滚床单了。
  但为什么有点不甘心……
  
  那天早上乐正绫醒来的时候,对着床上一大片的血迹发了会呆。
  虽然在家的时候一直是一个好孩子,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但在进入组织后,耳濡目染地也就懂了。
  知道第一次是会见血的,但这个量也太多了吧,又不是某个亲戚找上门,乐正绫心想。
  她弯下腰,准备去够地上散着的衣服,虽然已经被撕的不成样子,但也不能裸着身子回自己的房间吧。
  嘶——
  她听见自己的呼声。
  伸出的手立马收了回来,肩膀的疼痛感虽然不是忍受不了,但也在提醒她勿要轻举妄动。
  对了,伤!
  乐正绫想起来了,昨晚做了这么剧烈的运动,洛天依的伤口该是又裂了。
  所以才会有这么多血吧……
  翻下床,胡乱的套上衣服,乐正绫忍住下面的不适,匆忙跑了出去。她醒来的时候洛天依可不在床上!
  要是她因为这个失血过多死了,简直就是笑话啊!
  阳光在客厅里洒的很足,看来天气很好。乐正绫往阳台看去,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
  曾经多少次的偷袭乐正绫都是从后方发起的,洛天依教过她很多背袭的优势,她也学的很好。虽然那些偷袭都没有成功,但洛天依的背影还是在乐正绫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像是小草般挣扎向上的倔强的背影,并且是那么笔挺,似乎要刺破天去。
  和那个偶尔闪过的英勇却颤抖的背影比起来,这个模样的她才是乐正绫所熟知的洛天依。
  悄声上前,乐正绫打量了一眼洛天依。她换了一件无袖的黑色紧身背心,腰间突兀的有些凸出,大概是绕上的绷带。
  莫名的,乐正绫咽了口口水,她刹那间觉得洛天依的身材很棒。
  该死的,这是什么想法!
  晃晃头甩开这个异常的想法,乐正绫又迈出了一步……
  “这次的偷袭连武器都忘了吗?真是丢人!”
  我没有……乐正绫想说。
  “看来你的训练还是需要加强啊,零!”
  是零,不是阿绫。
  原来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一切还是停在原点吗?
  又不是莫比乌斯环,走啊走的却又走回出发点。
  她想要说一些反驳的话,然而出口的也只有三个字:
  “知道了。”
  不轻不重,敲在心头却会痛。
  乐正绫独身前往训练室,在那里不断地击打着沙袋,但是依旧压不下内心的烦躁。
  
  组织内部,酒吧。
  被节奏激昂的摇滚乐充斥着的酒吧里,调酒师动作轻盈地抛着手中的调酒器。虽然是白天,这里的人也算不上少。毕竟这段时间组织开始不分缘由的做了许多调整,很多家伙就被限制下来,没有任务可接。
  洛天依坐在吧台旁,右手边是十几个空啤酒瓶,手里还拎着一瓶。
  “哟,一个人喝闷酒?”
  洛天依没有去找声音的来源,那个开场词已经让她分辨出来人是她在乐正绫进来前自己的伙伴,也是她很久以前的师傅。
  乌鸦看了一眼空瓶子,啧了几声,很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时候的洛天依,问她:“你心情不好。这玩意儿又喝不醉。”说完招手向酒保要来一杯加冰的威士忌。
  洛天依给了乌鸦一个冷眼,仰头喝完瓶子里的酒,重新要来一打。
  “你看起来心情很好。喝不醉又怎样?”
  两个人的对话有些旁人不可及的默契,该说不愧是合作过的前搭档吗?
  “因为她?”
  “那又怎样?”洛天依挑眉。
  “你们那天?”
  “对。”
  “我猜是你在上面。”
  洛天依把酒瓶子拍在了吧台上,声音很大,许多人都转过头来看向这边,但看清坐着的是谁之后,马上转了回去,动作迅速。
  “这和你没有关系!”洛天依看到了旁人的动作,加了一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招人厌啊。”
  乌鸦撇嘴笑笑:“我也没同意他们喜欢我。”
  这个笑话有点冷,洛天依反应过来,不再理他。
  自顾自的喝酒。
  “你喜欢她。”乌鸦突然说,用的是肯定句。
  “那又怎样?”
  舞台上的灯光闪啊闪,照得洛天依有些心乱,又或许不只是因为灯光。
  “你的心乱了。”难得的,乌鸦没有做出一副轻佻的样子,而是叹了一口气,跟洛天依说。
  酒吧里的热闹完全没能干扰到这两个人之间诡异的气氛。沉默了一会儿,洛天依才像是看清了现实一般点点头。
  “我们……我和她之间的那些事,其实你差不多都清楚,毕竟是你带我来的……”
  眯着双眼,洛天依开始回忆。
  “一开始我只是想让她活着而已,其他人我并不在意,我只想让她活下去。”
  “我在那个时候应该就明白的才对……你,你也知道,我在以前训练的时候,想的就都是那个人……”
  “也许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她了……”
  “现在看来,一开始,我就不应该招惹她才对。”
  “就像你不该招惹K的……K死在你手上,大概也会安心很多。”
  放下手中一直把玩的玻璃杯,乌鸦淡淡地说:“你醉了。”
  洛天依低头,回复说:“你也说了这玩意儿喝不醉。是你在逃避。”
  乌鸦背靠着吧台,看看舞台里扭动的人群,无言。过了很久才开口,却是和之前的话题没有关系了。
  “下一个任务,我和小零搭档。”
  说完,乌鸦将杯子里最后一口酒喝下,潇洒地起身走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