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12

  驱车来到了一栋小别墅边上,乌鸦刹车停了下来,示意乐正绫下车。
  乐正绫坐着没动,盯着乌鸦好一会儿,开口说:“可以把任务的具体内容告诉我了吧。”
  乌鸦打开车门,从门洞的伞槽里取出他的长刀,关门的前一秒,他才轻松地回答:
  “没必要。”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和乌鸦出任务,但是跟任务有关的情报什么都没告知她这还是第一次。
  何况乐正绫在组织里的搭档对象是洛天依,和乌鸦的合作只能说是奇怪。最重要的是,每次和乌鸦行动,乌鸦的表现会让她有一种逗她玩的感觉。
  尽职的检查了一边手枪,乐正绫这才下车。发现了这些动作的乌鸦却在一旁开始大声笑。
  “这一次的任务你只要看着就好了,小零!”
  他脸上洋溢着的灿烂笑容让乐正绫一阵发寒,只好默默跟上他的步伐迈向别墅。
  到了门口,乌鸦整了整衣物,将长刀在腰间别好,然后按下门铃。乐正绫看过之后,差点没吓到。他们这是出任务才对啊,出任务哪有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拜访的啊。任务对象不都是板上钉钉的待在死亡名单上的吗,要不要这样子提醒啊!
  奇怪归奇怪,乐正绫还是遵从职业道德地打量着这个小别墅。别墅有两层,前面带着个小花园,花园里还有着秋千,随着风正微微晃动。主人家大概是很喜欢花,花园里的花卉被照顾的很好。抬头开去,二楼的阳台上也摆着几盆盆栽。阳台的门没关好,纯白色窗帘被风带了出来,散开的样子倒是让乐正绫挺是欣赏了一会。
  可是,怎么看,这个别墅就怎么给她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乌鸦按了门铃两三次,才有人跑出来开门。开门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留着碎短发,看穿着也分不清男女。看见这小孩,乌鸦笑着上去想摸摸对方的小脑袋,却被其躲开了。乐正绫看到这,越发觉得不对,这难道还真是来拜访客户吗?而且以乌鸦的身手,想摸一小孩的脑袋,还能失败?!
  摸头失败的乌鸦也没说些什么,只是讪笑,乐正绫跟着他,清楚的听到一句“小鬼”的嘟囔。
  这是什么情况?
  乐正绫懵了,那个玩世不恭的乌鸦也会对小孩子没了脾气?
  小孩子躲开乌鸦的动作后,瞧见了乐正绫,倒也没说什么,带着他们就往里走。
  到了房里,乌鸦随意地在沙发上坐下,乐正绫倒是认认真真地站在乌鸦身边,眼睛四下观察着。
  倒是越看越觉得熟啊。
  “小零啊,来来来,别客气,坐啊!”乌鸦招呼着,还指了指靠近楼梯的那张沙发。
  分不清他的话里有没有深意,乐正绫就不想了,几步走过去,坐下。
  过了几分钟,进屋就跑开的小鬼推着轮椅出现了。轮椅上坐着个约三十上下的男子,一眼看过去就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随着这位男子的出现,乌鸦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本正经地坐直了上身,双手撑在大腿上。
  “我来了。方块A。”
  方块A?他是扑克组的人?
  乐正绫看着两个人,心里思量着,这算不算是……通敌?
  最近组织的状况好像确实有些不大对,听闻有很多人都私自脱离了。这要是放在以前,组织早派出一干手下去灭口了,可是这回反倒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也不能说什么都没发生,黑桃K应该就是叛离的一员才对,她倒是被自己所抓的诱饵引到最后落在乌鸦手里了。
  不过,自己没猜错的话,黑桃K大概是掌管情报的,这样的人也的确不可放过。
  但是这位方块先生,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好过的样子。
  “来了就来了,还要我招呼你吗。”方块A的语气不是很好,但对话里可以让人分辨出这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是挺熟的。
  难道真的是通敌?
  乐正绫身上的肌肉绷了起来,她怕万一他们要对自己出手,自己得有条路走。
  “哟哟哟,小零不要紧张嘛。我和方块A可是好朋友呢!”乌鸦笑了。
  方块A坐在轮椅上不置一词。
  就是你们这种态度才让人紧张啊好不好!
  乐正绫快速扫了一眼四周,虽然刚才对屋里的摆设已经有了大概的印象,不过现在需要的可是制定逃生路线啊。
  “乐正小姐不必担心,在下与这个人并非友人。”方块A那有些无奈的声音闯进了乐正绫的耳朵,“若一定要说些什么的话,乌鸦先生可是送我离开的人啊!”
  送他离开,什么意思?
  仿佛看出了乐正绫的疑惑,方块A没有顾及一旁的小鬼死死扯住他的袖子,而是和蔼地笑着说:“乌鸦先生此番前来是送我去黄泉的。”
  黄泉……这个人是任务目标!
  乐正绫愣了愣,这个家伙,倒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死吗?
  一旁的乌鸦看完了这一幕意料之中的闹剧,也是没有否认,“就是这样没错。”
  “那你们还……”乐正绫在脑中搜索合适的措辞。
  “在下与乌鸦先生曾有过交锋,不过之后败于组织之下也多亏他在其中周旋,换了一个囚禁在此的活命机会,也算是惺惺相惜的朋友。”
  方块A倒是一点都不介意乐正绫的表现,反而是很大方的说出来现下自己的处境。
  “不过这次乌鸦先生的到来,怕是组织里出了什么变故,要来取走在下的性命了吧。”
  乌鸦拍拍手,噙着笑:“是这样没错。”然后和方块A交谈起来,看二人的表情似乎还沟通的很愉快。
  乐正绫一点都不想懂他们这两个人的脑袋里是怎么想的,再说也听不懂他们对话的内容,只好坐在沙发上望着落地窗外的花园。与她相似的还有那个一直没说话的小鬼,也不好好坐着,就坐在轮椅旁的地板上。
  “乐正小姐似乎很喜欢这花园里的花。”方块A侧过头问她。
  乐正绫有些好奇她和他并不是很熟,而且是跟着乌鸦过来要他命的,按理说对方大可不必这样在聊天时照顾她的。不过从他说话的各个方面来看,这个人是很君子的没错了。
  “也不是……只是觉得那些红玫瑰种着看起来跟这房子不是很配。”
  方块A转着轮椅来到落地窗边上,看看外面。
  “这倒是没错的,这些红玫瑰不过是在下喜欢而已。花园里本是种着其他的花的,不过很多年前被房子闹的一场大火烧掉了,也是可惜。原来种的似乎是……”
  “郁金香!”乐正绫脱口。
  方块A呵呵笑过,肯定了这个答案:“是郁金香,不过乐正小姐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乐正绫低着头,左手撑住额,没有发现乌鸦勾起的嘴角,努力发声:
  “只是……只是觉得那里种郁金香,很漂亮……”
  看清了乌鸦和乐正绫那般不同寻常的样子,方块A心里也有了些答案。
  “乐正小姐倒是有眼光,原先的郁金香开的时候,确实是很美的景色。”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