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15

  万象广场。
  一幢拥有二十几层的大厦矗立在这个广场的一角。这幢大楼在这附近并不是很高的建筑群中显得有些特立,但远望过去却给人一种众星拱月的感觉。
  这里是一家大企业的办公楼,整幢楼都是。而有能力这么大手笔的企业,在好几年前也曾爆出过总裁一家在家中遇害的大新闻,让公司里的员工们很是人心惶惶了一番。
  没错,这里是乐正集团的办公大楼。
  乐正绫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她还记得小时候在家里闹腾的紧,迫使着照顾自己的哥哥带着她来这里找父母;也记得那个时候这楼还不属于自家,是父母一步步把公司开大,才买下了整栋楼作为总部。当然她也忘不了后来的自己开始讨厌这里的气氛,又加上开始上学,便不再吵着要往这里跑。只是再后来她也不可能来这里了。
  但是今天,她就要再次踏进这幢大楼了,而且得做到悄无声息。
  乐正绫虽然只是小时在这里玩过,但不能保证不被一些老员工认出——老实说她也不知道公司里是否还有老员工了。再说,一个杀手必备的要领便是不能被察觉身份,何况是这个被组织收入麾下的地方。
  难得她这次出门的请求没有被洛天依驳回,也没有问自己的去向。
  乐正绫穿过底层的大厅,径直走到电梯前,和众多上班的员工一起等候着。都说大隐隐于市,杀手最好的躲藏方法就是将自己混入人海之中。
  随着电梯的上升,电梯间的人渐渐少去。乐正绫随着几个人在某层楼停下,乘他人不注意闪进了楼梯间。
  乐正绫记得公司里不允许抽烟,所以很多人都是躲在楼梯间抽烟的。不过现下才刚是上班的点,想来是不用怕遇上什么人。
  就这么一路到了最高层,乐正绫通过出口门上的玻璃小窗小心地扫了一眼外面,才走了出去。
  一路平安的不可思议。
  乐正绫转了一圈这层,一个人也没有。直接走进了办公室,发现里面竟然也上空的。
  好像一开始这里就是为她准备好了一般。
  没有过多的思考,乐正绫检查了一遍房间,在书架上发现了一个被掩饰的按钮。按下,墙上露出了一道缝隙,完全打开后,呈现给乐正绫的就是一个保险箱。
  果然没错!
  乐正绫不禁感慨。她不清楚那个妖艳的女人准备做什么,只是解开她给的那个密码后还是不自觉的到了这里。
  那一天,洛天依挡在身前中了一发子弹。透过低着头的她,看到了黑桃K似乎对她有话要说,却什么也没说。
  后来也又想起,但一直没放在心上。直到上次那个乌鸦带着自己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任务之后,乐正绫才想到了些什么,解开那个唇语后面的答案。
  只是到了这里,她再次为乌鸦与黑桃K之间的关系而感到困惑了。
  按下心头的各种想法,乐正绫对着保险箱界面输入了密码。打开箱门,里面看上去是一份文件。
  乐正绫取过文件细细看了起来,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差。
  这怎么可能!
  文件里清楚的写着自己的父母当年为了公司的分歧,找了杀手想要干掉洛家。而那天恰好自己在场,杀手想要一石二鸟,完成任务的同时绑架自己好向父母要钱。但是最后却带走了洛天依。
  乌鸦的话,的确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但自己的父母怎么会是那种人啊,在找回来的记忆里,洛家和乐正家,可是最亲密的伙伴啊!
  乐正绫听见了自己阴郁的笑在办公室里响起,却是怎么也停不下了。
  
  乐正绫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洛天依了。
  其实自从她跟着乌鸦做了那遭任务后,洛天依好像就很少和她有沟通。只是那个时候乐正绫也有些刻意的和洛天依保持距离,所以没有发现这一点。
  后来向洛天依申请出门,她也不过是点了个头,什么话都没说。一般不是都会问一句请假干什么的吗?
  回来的时候洛天依不在房间,她在酒吧里也找过,也是不在。训练室里也看了,洛天依还是不在。这种事不常见。不出任务的洛天依一向是在这三个地方待着的。
  乐正绫有冒着胆去问乌鸦,乌鸦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他反倒是乐此不疲地言语调戏着乐正绫。
  “哟!担心你家partner?”
  乐正绫完全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都喜欢在这个单词绕来绕去,直到有次她无意中看到,partner,有性伴侣的意思。
  虽说控制面部表情已成了习惯的她并没有露出很尴尬的样子,但是乐正绫还是感受到了面颊微热。继续问了一下,什么都没问出来,乐正绫只好离开。
  把自己狠狠地抛到床上,乐正绫木愣愣地盯着天花板,探求内心。
  有……担心吗?
  或许有,但也许只是跟着洛天依这么久后,对她的突然消失有点儿不习惯。
  或许没有,但感觉做什么都提不起劲,脑子里也都是洛天依的身影。说不定只是看了那份文件后,对洛天依有些说不清的感觉。不算同情,也不太像内疚,而是许许多多奇怪繁复的情感交织其中。
  由于洛天依的消失,乐正绫没有了搭档。加上乐正绫最近的样子也很让人奇怪,乌鸦丢了几个单人完成的任务给她。
  老实说,有任务的日子里乐正绫审视了一下自己对洛天依的感觉。
  她很是认真地对自己说,喜欢是有的,但仇恨未消。文件一出,多了些歉意,也有了点迷茫。她分不清在这几种感觉里那种情感更甚,只是至少现在,想要找到洛天依,想问问她当年发生了什么,想了解她为什么独独放过自己,还有,想知道她对自己是怎么看的……
  洛天依消失了整整三个月,从乐正绫出门发现文件的那天,到今天。
  “天依,你回……唔……”
  乐正绫在套房客厅中看见了洛天依,还未说完一句话,就被那人死死贴住了唇。
  紧接着是一阵粗鲁的对待。
  乐正绫看着在自己身上疯狂啃咬的洛天依,那个人的眸子里尽是血丝,看上去很是吓人。但是,乐正绫从那个失了神彩的瞳孔里,找到了怯懦和后悔。
  又是她没见过的,洛天依的另一面呢……
  放弃了挣扎的乐正绫,极力忍受着洛天依明显失去理智的行为,接受她一次次的索取。在她昏过去的那刻,她似乎听见了那个人在颤着嗓子喃喃:
  “……对不起,对不起……”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