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13

  “不是说很多年前就被烧毁了吗?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乐正绫有些咄咄逼人,这个地方对她来说好像很重要。
  方块A转动着轮椅,向乐正绫提出了邀请:“我住进来的时候在一个房间里发现了一副画,画的就是那花园里的郁金香。乐正小姐不介意的话可以跟在下来瞧一瞧。”
  乐正绫毫不犹豫地起身,丢下正襟危坐的乌鸦,跟上了轮椅上的人。
  那应该是一间画室,光线很充足,亮堂堂的。一个木质的画架就搁在房间正中,地上还散着各种画具和颜料。方块A笑着对乐正绫解释说:“偶尔在下也会来这里画上两笔,所以房间有些乱。”他潇洒地操控着轮椅转了个圈,阳光正对的那面墙上挂着巨幅的油画。
  乐正绫站在门口,看见他的动作,偏头去看。她在看到画的第一眼就开始打颤,然后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恰好退到了方块A边上。
  该怎么描述那副画呢?画的主人应该是在花园里作的画,整个画面就是大片的郁金香。画师的构图和色彩都很出彩,应该在这个方面浸淫多年,说不定还是个有名的画家。画面中还有一个穿着水蓝色裙子的女孩,看上去年龄不大,隐约看出是在笑。
  乐正绫哆哆嗦嗦的说不出一句话,反身逃出了房间。走廊的尽头恰好有扇门,乐正绫冲了出去,被阳光刺伤了眼,逼出了几滴泪花。
  那是通向花园的门,大概是先前的主人方便搬画架什么的东西时用的。
  抬手遮住直射下来的阳光,直到略微适应后,乐正绫才放下手,眯着双眼。从她看见画的一瞬间,她的耳边就响起了很多声音。还有刚才,她跑出来想透透气,本该是跑回客厅处从落地窗那出去的或是从玄关出去的,可直觉却带着她来到走廊尽头,发现了这道小门。
  乐正绫无意识地向那片玫瑰靠近了些,感受到有束灼灼的目光落在了身上。她转身,身后不远处便是客厅的落地窗,乌鸦站在落地窗前,看她。
  乌鸦的脸从这里看上去有些模糊,乐正绫缓缓迈着步子走近,她想问问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要再说什么被困的方块A了,借口什么都她不想听!
  乐正绫的脚步越发急促,但她看见客厅连着走廊的地方出现方块A的身影时她就有种不好的感觉。她看着乌鸦的嘴角动了动,看着他拔出来随身的长刀,看着他把刀插进了方块A的左胸。
  不要!
  明明是陌生人才对,可是现在乐正绫有很多问题还想问,她觉得那个快死的人应该知道。
  唰——
  乐正绫一把拉开落地窗,听见轮椅上的那个男人对乌鸦说:
  “谢谢!”
  乌鸦只是站着,之前还在客厅的小鬼也不知道现在跑到哪里去了。乐正绫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还是避不了声音发抖。
  “他……他死了,孩子……”
  “你上楼盯着别让逃了就好,不用出手。我说过这次任务我解决。”乌鸦盯着那具尸体,说。
  拖着有些沉重的双腿迈着阶梯,跨过转角的那一刻,乐正绫回过头。她看见乌鸦立在方块A面前,一动不动,低着头,像是默哀。
  二楼不过就几间房间,其中有一间的房门还是半掩着,里面传来了婴儿咿咿呀呀的声音。乐正绫放轻步伐,控制力道推开门,没有发出声音。
  之前那个小鬼抱着一个不过几个月的婴孩准备把他往床底下藏,但又没法让他不发出声音。托着婴孩的双手不知是抬起还是放下。
  那个小婴儿大概是看见了乐正绫这个陌生人,对着她咯吱咯吱的笑。小鬼猛一转头,盯着乐正绫,眼中有一闪而逝的恐慌。他把婴儿放回婴儿床,站到了婴儿床前,张开双手,护住身后。
  眼前的颜色快速褪去,乐正绫只觉得有一个蓝色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撑开双臂,冲着自己大吼:“你不要过来!”
  她呆住了,回忆像是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不断地向外涌现。
  恍惚间有只手拍拍她的肩膀,“你做的很好,回车上等我吧。”
  乐正绫直直抬起头看去,是乌鸦。她默然点点头,僵硬地转身离开。
  只是她没有心神关注到刚才乌鸦的动作和言语了。乌鸦哪有如此亲切地对过她,不是轻佻地调戏,而是真心实意地温柔。
  目视着乐正绫消失在楼梯口,乌鸦这才走进了房间,看看站在婴儿床前的小鬼,上前随意地抓乱他的头发。
  “演的不错,小鬼!”
  他抱起打着滚的那个婴儿,亲了一口,然后带着两个孩子下楼。
  方块A还是那番坐在轮椅上的模样,一把长刀还插在胸口,洞穿整个胸腔。但是他的眼睛是挣开的,眼中完全不是一个将死之人的神情。
  “你再不下来的话,光是失血也够要我一壶了。”方块A淡然的语气好像讨论的不是死亡,而是喝茶时心平气和的泡着茶。
  “怕什么,你个镜面人。再说我还特意避开了器官的,也是那家伙没心情,不然看出来的话这场戏也演不下去。”乌鸦把怀中的婴孩交与方块A,“后院里备好了车和现金,你个假瘸子带着他们离开吧,K的恩情你就算是还了。”
  方块A像是想起了什么,长叹:“她……”
  “死了。我干的。”乌鸦截断他的话。
  “又是何必呢!”
  话完,方块A站了起来,把婴儿交给小鬼,让他们背过身,皱着眉将长刀从胸口拔出,还给乌鸦。又从乌鸦手里接过伤药和绷带,脱下衣衫后随意包过扎,换上早已准备着的衣服。
  “虽说这条命是欠黑桃K的,但是既然她有交代过我报答你,那我便照你所要求的完成就是了。”方块A顿了顿,继续说,“以后要是还有什么事,不介意的话,我还是可以贡献一份力的。毕竟……我欠她的,其实还不清。”
  乌鸦看着他带着两个孩子穿过客厅,到了通往后院的门前,停下,说出了上述一番话。他用对方刚好听得见的声音笑道:“其实你的脸,用在下的称呼挺好。”
  方块A面上一僵,不再停留。
  “那在下便告辞了,乌鸦先生后会有期。”
  乌鸦靠在墙上好一会儿,擦干净刀上的血,良久才漏出一句。
  “还是不要见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