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14

  阿绫不要怕……
  是谁?
  阿绫不要哭啊……
  是谁!
  阿绫快躲好,不要发出声音,我们会没事的……
  小小的手拍打着自己的背,乐正绫一怔。她感到脸上有些凉,抬手抹了一把,都是泪。现在的她缩在一个小女孩的怀里,那个人在温柔地安慰她,但是触碰到背部的时候还是能察觉到那只手的不住颤抖。
  乐正绫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地抬起了头,面前的人看不清脸,但是她大概猜出来了那个人是谁。
  “红色的……那个人……叔叔阿姨都……”她听见自己幼嫩的声音。
  抱着她的那只手楼得更紧了些,“没事啊……他们,他们只是在做游戏。”那个人尽量放松自己的语气使对白听上去可信些,却仍消除不了颤音。
  嗒——嗒——嗒——
  皮鞋踏在木质地板上的音效,那个人捂住了自己的嘴,低声在自己耳边说:“乖,安静。”
  乐正绫内心涌出了几分不悦,脑子里的记忆告诉她对方明明比自己小了一岁,在这里却是反过来照顾自己。
  不过二人的状态的确标注着自己才是需要被照料的那个。
  现下两个人似乎是躲在了床的下面,披下的床单没有及地,可以看见门被什么人推开,然后一双沾着鲜血的皮靴出现在视线之中。
  “哟,小朋友。哥哥知道你们在这里哦,快出来吧,不要玩躲猫猫咯!”
  心跳仿佛停了一拍,再次跳动的时候两个人已经被抓了出来。乐正绫拥有自己的视角却没有身体的控制权,她只能感受着这具躯壳在无能的抱头战栗。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小女孩站了起来,张开双臂立在她和沾血皮靴的主人之间。
  “你不要过来!我会保护阿绫的!”
  视线开始移动,转到了那个小女孩的背影之上。自己的唇在翕动,但是连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
  感觉真是弱啊!
  懦弱软弱虚弱羸弱脆弱……总之就是弱!
  女孩回头望向她,乐正绫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样子。小小的,哭泣着的,没用的样子。
  “阿绫,不要哭!”
  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后,泪水却更加汹涌了呢……
  “你很好,我很喜欢。”乐正绫听见那个杀手说,“目标也太差了,这小孩一点意思也没有。”
  小女孩看了看杀手,又看了看身后的人。
  “你……要杀了她?”有勇气和杀手沟通的人真的不多。
  “是啊。”随意的口气。
  “放过我们……行不行?”颤抖。
  “你这小鬼挺有意思!这怎么可能呢。”打量。
  “……”害怕。
  “呵!有趣。小鬼,刚才我是骗你的,我们只是要抓走那只弱鸡而已。”饶有兴趣。
  “那我和她换!你们抓我……”激动,却恐惧未知。
  杀手摸摸下巴,讽了一句:“她是你什么人?以命换命?”
  “……我,我不知道……但她很重要……不能让坏人伤害她……”
  真是有趣的对话啊!乐正绫心想。话很多的杀手,勇敢的女孩,真像一出结局会是HE的喜剧。这种组合……呵,人生真是幽默。
  “阿绫,”女孩已经结束了与对方的交涉,算交涉吗?谁知道。“你要好好活下去。”
  紧紧的一个拥抱。
  “我……走了,你要好好的。”
  “不要担心我……我也会好好的。”
  这具被恐惧缠绕的身体终于有了些动作,但是却是目送着一大一小两二人的离开。
  不约而同的,那两个人回过了头。
  可以平视的那个人……莫名其妙的那个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那个人……是洛天依啊!
  另一个笑得很肆意的家伙……带着自己到这里的家伙……也是自己的杀父杀母仇人的……乌鸦!
  我到底忘了多少事情?乐正绫在心底问自己。
  
  车门被打开,乐正绫回过神,转头去看。
  乌鸦叼着不知从哪来的烟,坐到驾驶座上,安静抽着。
  两个各有心事的人此刻都是沉默着,也没有人打破这片平静。等到炽红的火星燃到滤嘴,乌鸦丢掉了烟头。
  “回去了。”
  “哦……”
  再无言。
  一路上,乌鸦不像来时一样多舌的叨叨,乐正绫也乐得清净。而且现在的她也着实没有什么心情再去应付那个开着车的人。她甚至连回去后怎么面对那个搭档都不知道。
  很多事情到这就明白许多了。
  父亲说过的洛叔叔一家,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大概就是在那次血祸后害怕的丢失了所有有关的记忆。难怪那一天她对自己说换了什么的,说自己活得自在她却是家破人亡。但这些又为什么报复到自己家呢?两家不是世交吗?
  疑惑依旧不能被完全解开,可即使是现在一点点露出的答案,都让自己的心碎成了好几块。
  原先进入组织是为了报仇,现在却了解了洛天依曾经救过自己。没有查明最后的真相前她不好再做些什么。而且就算是这次任务之前,自己好像也有了些许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征兆。
  至于乌鸦……对那个男人她越发的不了解了。这一次的任务真的如他和方块A对话时透露的那样,只是因为上层博弈而灭掉关押许久的人质吗?谁知道呢。反正那个家伙的面具后面藏的是什么从来没有人知道。据她所知的,组织里的成员大多都忌惮着乌鸦,和他有交情的也只有洛天依,自己勉强也算一个吧,也是凭着洛天依的关系。那个叛离的黑桃K肯定也是一个,说不定更亲近。
  把头靠在玻璃窗上,随着车子的移动不停的弹起又磕上去。与之而来的些微疼痛让乐正绫不在混乱的故事里纠结下去。她闭上眼,小憩。
  算了,得过且过吧……有时候解开最后的答案反而更让人难过不是吗。
  就这样吧。
  乐正绫稍微想开了一些。她想起了洛天依曾对她强吻,对她做了一些本该是很亲密的恋人之间的事。有些她反抗了,但没成功;有些她不是也接受了不是吗?
  自己并不是没有感觉,虽然一直用杀手的无聊这么告诉自己,但,其实……
  自己需要知道真相,乐正绫还是否定了之前得过且过的想法,她决定去查那个被藏起来的答案。就算只是解开心结也好,她想给自己和那个人一个机会。把所有的问题解决,然后离开这里。
  最近组织里无端的大调整闹得很多下面的小卒子们很不安,但跟着洛天依和乌鸦这两个算得上是高级成员的家伙混了这么些年,她能够看出这个组织已经不再如以往的强大了。在基地带着的时候也察觉到了,一些熟面孔已经很久没遇上了。
  那些人的话,死于任务的可能性太低,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都走了,离开了组织。
  如果是原先那个强大的组织,她是想也不会想到离开的。不仅仅是为了报仇,光是背叛被带回后要经受的罪,她都无法想象。
  现在的话……现在的话,能走那么多人,也就不差她们了!
  不过,也不知道那个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还是先找到自己要的答案吧!
  乐正绫攥紧了拳,随即放开。她想到了一件事情,拿指尖在大腿上断断续续的点。点到最后,她的身子僵了一下,嘴角是自嘲的轻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