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16

  乐正绫和洛天依在某个人消失了三个月之后重新开始了搭档出任务的行为。
  但是乐正绫并不是很开心,更准确的说她很受伤。不是身体上的受伤,对,就是那个略显小儿女姿态的心里受伤。
  原因无他,在她想和洛天依那个家伙好好做一次双方会谈的时候,某人又开始了莫名其妙的举动。
  洛天依对乐正绫的态度实现了两极分化。
  一方面,执行任务时,洛天依把任务流程刻板的遵循到死,在计划如何完成任务的时候将各种奇奇怪怪的细节全部考虑了进去。每次出发前,洛天依总会跟乐正绫严肃地探讨如果任务途中发生了什么情况,应该如何补救或是自保的问题。这些事情,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乐正绫资历比洛天依小,一直都是洛天依做守望人,她做执行者没错。可是洛天依不是个按部就班的人啊!
  乐正绫在组织里待了这么些年,跟着洛天依也出过不少大大小小的任务。但是那个时候洛天依从来都是只交代一句目标,然后随手丢过上面提供的一些资料,就把所以后续放开了让乐正绫自己完成。洛天依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看着办吧。
  而现在洛天依不仅包了任务的计划过程,还在执行过程中一直照顾着她。加上洛天依不怎么接单人任务了,出任务时大多变成了两个人一齐出手,她更是包办了很多次任务,途中完全没有乐正绫的出手空间。
  另一方面,洛天依又“消失”了。向组织报告过任务的结束之后,乐正绫就再也没见到过洛天依,直到新任务的下发,那个人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所以,乐正绫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和洛天依谈一谈。
  最近的乐正绫也开始在酒吧里厮混。组织的酒吧里混着各个部门的人,又因为在自家老巢,大家说起话来也是肆无忌惮的,很是个收集情报的好去处。
  要了一瓶冰啤,乐正绫把自己藏在了本就不是很亮的酒吧里灯光很少扫过的角落里。虽说这对里面的人来说完全不算伪装,但是她习惯了。
  近期对大家来说最热闹的话题便是很多人离开的事儿。上面有些封锁了消息,但哪有不透风的墙。据说上层叛逃了好几个好手,有些是退隐江湖了,有些是到其他地方混了。下面的人知道后,自然也是在为自己做着小打算。
  这些事情,乐正绫本是不感兴趣的。但是,她也清楚,自己留在组织的目的是什么。
  复仇。
  可是如果真相就如那份文件里所写的那样呢?
  那样的话,洛天依才算是复仇者。那自己……算什么?
  但不论如何,如果能和洛天依认真的交流一次,斩断那些恩恩怨怨之后,这个组织,她是待不下去的吧。
  当然,乐正绫也不希望洛天依继续在这里留着。
  如果,她是说如果……那个人的心里能有那个和她一样的想法的话,那么,她们也可以好好过未来的日子的吧……
  可惜,一直到最后,乐正绫才有机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而且,有一个太顽固的家伙在,结局也定了。
  
  酒吧。
  乌鸦没有顾及身边的人都感受,在酒吧里转了一圈。所过之处,没有人还会继续说话。他在组织里着实是个既不讨喜又让人害怕的角色。
  没有发现洛天依的存在的他,快步绕回吧台,问酒保要来了库房的钥匙。
  其实不用钥匙乌鸦也是可以进到库房里去的,毕竟当初便是这么和洛天依一起偷喝存着的好酒来着。但是这一次不行。
  即使他在里面找到洛天依,怎么将她悄无声息地带出来?所以还是有钥匙的稳妥。
  库房和前面的店面之间是一条不短的走道。走道上方只在中段有着一盏灯,大概是用的久了的缘故,那灯一闪一闪的,在这里平添一份幽冷。
  乌鸦把钥匙塞入孔洞,转开,然后推开那扇厚重的木门。
  库房里一排排酒架整齐的立着,上面摆放着各类酒。乌鸦大步迈进,没有思考,直接往最后一排走去。
  他找到他要找的人了。
  洛天依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身旁是横倒的平底酒杯,可以一手够到的地方还有一瓶立着的酒瓶。
  拿起酒瓶,乌鸦看了看上面的标签,之后笑了笑:
  “你倒是挺有闲情逸致的还在这喝酒!”
  隐含着怒火的喝声在这间屋子里回响,却依旧没能喊醒地上那个人。
  乌鸦伸直了右臂,把酒瓶倒转过来,瓶子里剩下浅黄色的酒液全部落到了洛天依身上。一股子酒香就此散开。
  洛天依总算是动了动,贴上身后的墙壁,坐了起来。她一手撑住了大醉之后涨痛的脑袋,一手揉着眼睛。
  “……啊,又有任务了吗?”
  “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不就是个杀人为业的佣兵吗,呵。”
  乌鸦揪着洛天依的领子,将她一把拉起来,“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要是乐正绫在这里,一定会很惊讶。因为一向以假面笑脸示人的乌鸦,竟然露出了怒意。
  “喝酒啊……借酒,那什么……”
  将洛天依重重地摔回地上,乌鸦来回踏着步子,说:“你在做什么!做什么啊!不就是杀错了人吗,你是个杀手,杀手啊!你是我乌鸦的徒弟啊,杀错几个人又怎么样!”
  乌鸦又瞧了一眼地上那个不知死活的人,“挡在你前面的统统干掉啊,反正我们不就是这样的人吗!”
  “不一样的……”洛天依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他们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啊!”
  啜泣声传到乌鸦耳中,他还是压下了心头的翻天巨浪。面前这个小家伙,是他一时兴起,在任务途中捡来的,为此他还放弃了任务目标。这是他见过的最让他觉得有趣的家伙,捡来后便当做徒弟带了,反正也不会有人管他的。
  洛天依的悟性很高,自己的一身枪术完全教授与她。然后他便抛开了使用多年的武器,换上了一把长刀耍耍。
  乌鸦自认在这个鬼地方他对她算是不错了,她也如他所想成为了一把好手。可是,为什么自己在意的人,总归是败在了一个情字之下。
  “别嚎了。”乌鸦开口,他是个没有心的人,不会清楚洛天依内心的想法。他能给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
  “新任务,你和小零一起。详细情报我会交给小零的。我觉得……你该和她好好谈谈的。”
  反正那是他很久前答应了某个人的,这次就给她们一个机遇好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