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19

  快步走到洛天依边上,乐正绫这才发现这人现在的状况十分不好。腿上血流的挺多,乐正绫低头看的时候裤脚在滴血。她的脸由于失血过多显得惨白,紧皱的人眉头也不知在烦着什么。
  “你还好吧?”
  这不废话吗,乐正绫光用看的就知道洛天依她很不好,但她还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一句回答安慰自己一下。
  洛天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一瘸一拐地走到扑克组那儿。
  乐正绫赶忙上前搀住她。
  “后面的……你们……处理。”
  话都不能一次说全了喂!
  扑克组的领头点点头,示意了一下。他身后的家伙们几下散开,就剩他和那个乐正绫打过交道的医生。
  洛天依忽然身子往前一冲,乐正绫赶紧上去抱住她蹲下,把她放倒在自己怀里。蹲下的时候乐正绫蹭到了洛天依的裤腿,湿湿的。乐正绫抬起手一看,红的。
  血流成这样你还死撑个什么劲啊!
  对方的医生几步走上前,也蹲下来想给洛天依做下检查,但被她一把抓住了手。
  “不……用。”
  就俩字你也说不利索还不用个毛啊!
  乐正绫不管她,随手掰开洛天依本来也没有多少力气抓着的手,然后盯紧了那个医生。
  “不用!”
  再一次的拒绝,乐正绫还听出来了不容置疑的语气。这是在救你啊,不要不知好歹啊!
  乐正绫觉得自己快急哭了。
  “她们,你们不用管。去追其他人吧。”
  熟悉的声音传来,却没有平常时候没心没肺的感觉。
  乐正绫回头看去,乌鸦正甩着他宝贝的那把长刀,走过来。
  “老大。”
  她听见领头和医生说,对着乌鸦。
  卧槽就算乌鸦你是扑克组老大我也不想理了啊!快来救救你徒弟啊!这人脑子抽了啊再不救她就要挂了啊!
  领头和医生听乌鸦的话离开了,这里还剩下半死不活的洛天依,突然就变成扑克组老大的乌鸦,和一个不明所以的乐正绫。
  “哟,你要死了。”
  “嗯。”
  “剧本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嗯。”
  “你可以带着……”
  “嗯,我知道。”
  你们在说个什么鬼啊,再聊下去就真的要变成和鬼聊了啊!
  “为什么不好好按剧本走呢,你要知道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
  乌鸦长叹了一口气。
  “剧本不好,我不喜欢。”乐正绫总觉得洛天依现在是回光返照,话说的很稳。可是她又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怀里的那个家伙真的已经受了很重的伤,真的流了很多的血。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剧本了。”乌鸦重新开了口,还是乐正绫听不懂的话,但她大概明白了这次任务就是个笑话。“可以有很好的结局,你可以离开,带着……”
  乌鸦的话又被截断,“就是因为结局是好的,我才不喜欢。”
  “我不喜欢这个好的结局。”
  “我是不配的。”
  洛天依的咬字很清楚,让人听上去很舒服。可是内容却是这么让人难过。
  她说她不配有个好的结局。
  所以乐正绫很难过。
  她们是杀手啊,手上沾过很多血啊,很脏,洗不干净的。她们确实不配有好的结局啊。
  乌鸦看着洛天依,没有再说些其他的话。他只是告诉洛天依他知道了,语气里是满满的认真。
  不符合他的认真。
  离开前,他又留下一句:“我把车停在外面了……你们可能有用。”
  谢谢啊,有车的话我还能带她去医院。
  乐正绫沉了沉肩,准备抱着洛天依走,被她拦住了。
  “你要死了。”乐正绫大喊。
  “我知道。”
  “你要死了!”乐正绫又喊。
  “我知道。”
  “你要死了!!!”乐正绫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你真的要死了啊!”
  洛天依淡然地回复乐正绫:“我要死了,我知道。你应该高兴的,你要大仇得报了。现在你只要往我的心口来上一枪,我就可以下地狱了。或者,脑袋也行。”
  你应该高兴的,你要大仇得报了。
  乐正绫愣住了。
  确实啊……这个人,是仇人啊……
  是那个带着乌鸦去到她家,骗取了她父母信任的,杀掉了她哥哥的仇人啊!
  可是也是在小时候站在自己面前面对坏人,抱住自己说不要哭了有我在的人啊!
  也是……不知不觉间,占据了自己整颗心的家伙啊!
  “洛天依,我还不准你死啊!”
  “这种捡来的复仇方式我不要啊!”
  “我怎么可能会让你死的这么简单啊!”
  终于抵挡不住内心已经纠结了很久的心思,乐正绫用其他的话语掩饰自己。
  她喜欢上洛天依了,不想她死。
  即便,那个人,算是自己的仇敌。
  乐正绫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敢爱敢恨。在这么个简单即为愚蠢的世界里,她就这么简单地爱上了一个自己不该爱的人。
  不过爱上仇敌这事真的很蠢,但她们的关系不是仇敌就能说得清的。
  “你再不动手,我的死就要算在别人身上了,阿绫。”洛天依笑了,带着调侃的口气。
  阿绫……真是陌生的称谓了啊。
  虽然乐正绫这家伙会时不时在一些场合脱口而出“天依”的称呼,但是洛天依,是真的一直以“零”叫她的。
  乐正绫终于是没有忍住,哭了出来:“洛天依,我还没有允许你死啊!你的命应该是我的啊!”
  “是你的,所以还不动手吗?”洛天依说,怎么听都像是在说快赐我一死。
  “你还不可以死啊,你怎么可以死啊,我喜欢你啊,洛天依。”乐正绫哭着说,失去了这么些年来一直伪装的很好的坚强。
  “我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啊,我说我喜欢你你怎么可能知道啊。”乐正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到底说出了什么。这些本该在她心里埋在最深处的东西,现在却被这么拿了出来。
  洛天依听着乐正绫悲伤的嚎哭,反而是笑得更开心了。反正在她自己的剧本里,她该谢幕了,所以有些东西可以不用在意了。
  “我知道,你喜欢我……和我喜欢你一样的喜欢。”
  !!!?
  和我喜欢你一样的喜欢?
  乐正绫挣开被泪水模糊了的双眼。这是她之前一直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的答案,现在在洛天依嘴里这么轻描淡写地被说出口。
  乐正绫一直想问,洛天依你喜欢我吗,但是她不敢。因为这个问题很蠢,问一个害得你家破人亡的家伙喜不喜欢你,呵,是脑子又问题吗!
  但是她就是想知道答案,因为她和洛天依之间的关系太复杂,绕来绕去的,像一个毛线球一样缠在那里,却找不到可以拉开的线头。
  她想说,洛天依你喜欢我吗?喜欢的话我们走吧,离开组织。
  她想说,洛天依我喜欢你啊。我知道你是为了洛叔叔他们,为了你的父母才,才……我家先对不起你们的,可是现在……以后我们,我们两个人,不要再做组织这些事了好不好,我们两个人过好不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