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20

  所以我们去治疗好不好啊!
  乐正绫刚要开口,就听见洛天依发话了。
  “我们去车上,我有个地方想去……还,有些话想和你说。”
  乐正绫听到洛天依说要去车上,连忙将她抱起。这是乐正绫第一次抱着洛天依,很轻,在她的感觉中像是怀里没人。之前她带着洛天依从组织里的酒吧库房里回房的时候,她是搀扶着洛天依的。可那个时候,只是扶着而已,乐正绫也能感受到洛天依没有意识的身躯里藏着无穷的劲力,压的她挺不直腰。
  抱着她,把她轻轻地放在副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乐正绫自己匆忙绕过车子,到驾驶座坐好,启动车子。
  没有打算问洛天依去哪儿,乐正绫直接往组织名下的一家私人医院的方向开去。
  洛天依起初还没有发现,直到原本安静的环境里忽然多出了许多嘲杂声,才反应过来这是往市区的方向。
  “不是这个方向。”
  “我要带你去医院!”乐正绫很坚定,她要救她。
  “阿绫,掉头!”
  “你要去医院!”
  “乐正绫!”洛天依低声吼了一句,接下去就是几声虚弱的咳嗽声。
  “我们去那里……”接下去的是一个地名。
  那个地名乐正绫有点儿耳熟,她继续往前开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那是哪里。
  那是乐正绫的家,很久没有去过了的家。
  有多久没有去看过那房子了呢?一开始是被洛天依压榨的没有时间,每天都是训练训练训练。加上自己也不敢回去,怕一到那里就回忆起不好的事情。后来是各种忙,忙着杀人,忙着偷袭洛天依。再后来,再后来就不怎么想那里了,也是因为每次任务都不在本市,在这儿待的也少了。
  一晃,血色的昨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啊!
  洛天依见乐正绫没有反应,又重复了一遍:“我们去那里……”
  恍惚之间,乐正绫驾车调转了方向。
  等她反应回来,车子已经停在了别墅门口了。
  洛天依解了安全带,打开车门自己下了车,乐正绫赶紧跟上。看见洛天依的样子,她又后悔了,果然应该先去医院才对。
  小院儿的大铁门没锁,里面的们也都是半掩的,不需要思考没带钥匙怎么办的想法。
  乐正绫想起了她和乌鸦一起去过的洛家,跟自家比起来确实那里小了很多。不过这里也是在洛家那件事之后买的,后来的集团发展不错的样子。乐正绫努力挖掘着多年不用的旧时记忆,忽然有些唏嘘。
  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份文件里对洛家事件缘由的记载,自己的父母,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但是,又不能不说,在没有洛家之后,公司的确是由她父亲一人掌管,而且有声有色的越办越大了。
  洛天依推开乐正绫的手,自己走了进去。
  里面还是当年洛天依带乐正绫离开时的样子,只是积了很厚的一层灰。那天她什么意识都不对了,也不知道父母和老哥的尸体怎么了。
  已经是傍晚了,在外面还好,房子里面有些昏暗,洛天依径直走到客厅一角,在墙上摸了摸,开了灯。
  这么多年了,也难得这房子还没断电。不过想来父母去世前的账户里的存款也够银行自动扣取别墅的各种费用个几百年,前提是房子不拆的话。
  “真是一点都没变呢……”洛天依感慨道。乐正绫没有接话,她什么都不好说。
  “这里的话就好……”
  什么意思?
  “这里真好。死在这里的话,我会安心的吧。”洛天依的语气中既有虚弱,又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解脱。
  这让好不容易停下来的乐正绫又有了想哭的冲动。
  “我说了你还不可以死啊。”
  洛天依晃晃悠悠地走到乐正绫面前,抱住她。乐正绫也紧紧地回报住她。
  “之前我说过……有一些事情想告诉你……”
  “我不要听啊,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其实,你……我……”
  这又是一个充满了转折的故事。故事里,乐正爸爸不再是因为公司利益雇佣杀手解决洛家的坏人,而是因为被组织看上想要分杯羹却被拒绝的良心商人。后来组织想要绑架良心商人的小孩以示警告,没想到小孩正在商人的合作伙伴那儿,派去的又是个随着性子玩儿的二愣子。没想到绑回来的人不对不说,还顺便除了一些人。组织就顺水推舟,想着先留你那么几年,等你把这公司开大了我再吃。又在一些时日后“不经意”间流露出其实买凶干掉你家人的就是你家的伙伴……
  死人留下来的事情,真是说不清。这是乐正绫又一次被这种知道真相后的疲惫感淹没了。
  故事很长,讲到后来洛天依就撑不住了,逐渐在乐正绫怀里软了下来,但是她的声音一直没有停。
  “为什么要说这些……”
  “因为我要死了,你又是有资格知道的。”
  “为什么是现在……”
  “因为我要死了啊,”洛天依的话里带着决绝和嘲意,“说真的,我已经很累了,阿绫你真的不补刀吗?再不上我就真挂啦!”
  “乌鸦告诉我他要除掉组织,我很高兴。因为在那之前我刚看了K留给我的东西。K真的是个很优秀的情报员呐。但是她死了啊。”
  洛天依顿了一下,继续说:“知道扑克组是乌鸦建的时候我也很惊讶,我是在K死后才知道的,不过K大概是压倒乌鸦的最后的那根稻草吧。”
  “你知道吗,组织里的老一辈,都是被欺骗后自愿进入组织学习,为了有朝一日杀过去复仇的。可是这些都是错的,都是组织的坑啊,我们就这么一个个往里面跳。”
  “乌鸦算是最早发现的人了,然后他不动声色的建立了扑克组,又在几次任务上做了手脚,帮几个老家伙做了死亡证明,让他们去撑扑克组了。然后又把K安排过去,只是当时有些小失败,所以只能用叛离的说法了。再后来扑克组大了起来,能和组织抗衡了,组织开始不安,就派你去解决K那个大功臣的情报员。然后,你也知道了。”
  “你以为你可以骗到K吗,那是她自愿的,她只是倦了。那次任务我把她交给乌鸦了,组织里要求是要见尸的,我不忍心下手,只好把她丢给乌鸦了。我知道她喜欢乌鸦的,他的话总比我好啊。”
  “本来乌鸦没有想这么快和组织对立的,他藏了扑克组这么多年,不差再多一段时间的。但是啊,K死了啊,K死了啊。”
  “真是的,很多人都死了啊!”
  洛天依说了很多很多,声音也越发的无力,但她还在说,不停的说,像是交代后事,偏偏又都是身前事。
  “所以你也要死了对吗?”乐正绫问。
  洛天依抬起手,她早就站不住了,现在正由乐正绫环抱着,而乐正绫则坐在了地板上。她抚平了乐正绫蹙起来的眉,笑笑。
  “都是要死的,我,K,乌鸦,还有很多人。”
  “很多人里有没有我?”
  “你?你要好好活着。”
  “洛天依,你说了喜欢我的,你不能陪我一起好好活着吗。我们已经离开组织了,我们以后可以好好活着了啊!”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阿绫,我杀了你的哥哥,害了乐正叔叔和阿姨。这是我的命了,我是该的。你不一样,你没有做什么的……”
  “我有啊,我进了组织以后,杀了好多好多人的啊!我手上也有很多血啊!”
  “不一样的。”洛天依眯着眼睛说,“除了最开始的那个小女孩,你干掉的,没有好人。”
  “呵呵,大概真的是很早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所有接手的任务里从来没有好人的存在。或许我早就猜到能有这么一天,你可以清清白白的离开组织……”
  “而且我欠叔叔他们一个道歉的,也是时候去说了。”
  “答应我,好好活着。”
  洛天依对着乐正绫撑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她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四周,徒留一个哽咽喑哑着的抱着手中的女孩的家伙在灯光下颤抖。
  故事如果是从这里开始的话,那么在这里结束也是极好的。连故事的人物都没有变,从一开始的两小只,到最后的两大只。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你说过你一直在的啊……”
  “……不要走啊,不要留我一个人啊……”
  “你不是要道歉吗?我带你去啊。”
  “你是坏人你说了要下地狱的啊,我爸妈可是要进天堂的人啊。你说过我干掉的都是坏人那我也会上天堂啊,我带着你见他们啊。我还要告诉他们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啊,我们一起道歉好不好啊……”
  没有人注意到,多年无人的房子里,裸露的老化电线已经破损,开始闪出电火花,正巧引燃了拖地的布帘。火苗渐起,带着炽热的激情扑向四方,即将带着这个地方进行一次重生。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