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十点。夜。

表演结束之后,言和起身收拾好吉他。她把吉他包背在身后,手里还握着一个透明的水杯,里面装的是自己煮的胖大海。

下台,和接手的歌手打了个招呼,言和走到吧台前,例行和老板道别。

说是例行,其实好像是老板在某一天突然要求的。言和自己的话是不习惯和人有太多沟通的事的。

“啊,那个,表演结束了,我该回去了。”

除了不习惯,更多的应该是不会和人相处。

这个时候好像要说明天见……吧?她想。

“那个,明天见。”

老板有着一头柔顺的白色长发,披散着的样子很是勾人心魂。她今天大概是穿了一双十公分的高跟鞋,言和心说。她拧着眉看着吧台里的人,那人今天和她差不多高,所以和平常一样微低着脑袋的话就会看不清对方的脸。

还有那双在她看来会发光的异色眸子。

“给你。”老板递过来一个方形的薄荷色小盒子,盒子外面还用红色丝带打了个蝴蝶结。

言和察觉到老板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略微抬头却是对上了眼睛,莫名的不好意思让她急忙转头。

轻咳了一声,她问:“这是什么?”

“礼物啊。”

“什么?”

酒吧里有点闹,台上的鼓手正劈里啪啦地敲着。

咚咚咚,和自己的心跳一样。

然后是主唱在台上吼:“让我们祝我们的言小和生日快乐!”

很多人都往吧台这边看了过来,言和不是很习惯这种场面,有些不知所措。

老板看着言和的呆相,抿着嘴笑。“这时候你对他们点头就好了。”

“哦哦哦。”得到了指示的某个人回过身面朝大家点了点头,然后就见主唱一个吆喝带回了客人们的目光。

“生日礼物。”老板把盒子往前推了推。言和这才反应过来,忙接过道了谢。

言和:“啊,老板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的?”

毕竟连自己都忘了啊,还安排了这么一出……

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自己倒了杯酒,手里端着杯子不停地摇晃。“我不知道啊。我只记得去年的今天,某个小家伙跑到我的店里,说要在我这当乐手。被我用你还太小的理由拒绝了之后,还嚷着说今天她就满十八了,是个大人了。”

老板勾起嘴角带着的玩味的笑令言和渐渐红了脸。她记得那天,和家里说大学想学音乐不被同意然后大吵了一架然后出走,在超市里买了几瓶啤酒结果喝醉了来到这里吵着要求当乐手……不忍直视的那个家伙真的是自己吗?

“那天随随便便跑到我台上就开始弹琴,我还以为是个活跃的小孩呢,结果后来才发现是这么一个呆子……”老板的语气未尽,言和的脸越发红润起来。她想到了一个自以为很好的转移话题的方式。

“啊,那个,这个礼物我可以拆吗?”话没说完她就动手了。

里面装着一把钥匙。

言和一脸疑惑的看着老板,忘记了之前的氛围,却不知道自己即将陷入更加脸红心跳的场面。

“这是什么?”

“言小和你连钥匙都不认识了吗?”

话说回来言小和这个称呼就是老板先说出来的,还带着酒吧里一众人这么叫她。

“啊,我当然知道这是钥匙……我是问这是哪里的钥匙。”

老板:“酒吧的钥匙喔。”

言和:“诶?”

老板终于放下了一直把玩的酒杯,言和想起来不知道从谁那里听来的老板只要一紧张就会玩杯子的讲法。

“喂,言小和,要不要当酒吧的老板娘?”

“???”

言和一脸懵比……才怪,呆子言脸上怎么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不过你可以从她突然睁大的眼睛发现她其实现在很震惊这一点。

没有得到回应的老板大概也是急了,她一手揪住了言和的衣领,又问道:“言小和,我说你不准不同意喔!”

不过这个时候的言和没有太在意眼前人说的话,她正打量着老板的穿着。话说这种高冷的御姐风格着装真的不是老板的料啊,果然之前又被对方的气势吓到的自己真的是蠢呢。

“要不,要不你来做老板,我做老板娘也可以啊!”你看,老板明明就是一只傲娇的货啊之前也不知道被谁教的那样……

“好啊。”言和淡淡地说。

她看着老板,哦不,现在是老板娘那张写着“你说什么”的脸,把头靠了上去,轻轻啄了一下对方的嘴唇。

软软的……

言和舔舔嘴,又贴上去轻咬了一下对方的唇,然后才重新回答对方的问题。

“我说好啊。老板娘。”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