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圣诞

圣诞

迷迷糊糊迷迷糊糊。
起床,刷牙洗脸。
换上一件应景的红色卫衣,打理好那头睡的乱糟糟的头发,坐回椅子上,乐正绫看了看时间。
啊,才八点,好早。星期天什么的。
还是有点困。
起身,再用冷水洗把脸。
清醒了一点的乐正绫又坐了回去,用手支着下巴。室友们都还睡着,她也不能和她们说说话。寝室里安静地都听得见心跳声,虽然她不否认这只是因为自己有点儿紧张。
紧张接下来的……约会?
扯,清清白白两个人只能说是约好了一起玩罢了。
哦,我是不想这样清清白白的来着,乐正绫想。
圣诞节都是给小情侣们玩儿的,平安夜才是朋友之间闹腾的时间。
虽然觉得这话不大对,但是现在睡得跟猪一样的室友们确实是这么告诉乐正绫的。并且她们以这个理由拉着乐正绫在KTV通宵唱歌。
对了,她还强调了好多遍圣诞不是和对象出去来着。
室友们怎么回复的来着?
好好好,对对对,懂懂懂。
扯,现在真的不是对象嘛。
难过。
乐正绫想到等会儿就能见面的女孩,心里又有点雀跃。
啊,洛天依,洛天依。
她该是穿着浅蓝色的大衣的,她见过她穿那件衣服,好看极了。还有那条围巾,虽然不好意思,但那是她跟室友取了好久的经才学着织出来的,天依会戴的吧。
啊,时间过得怎么这样慢。

迷迷糊糊迷迷糊糊……
出门,按约好的在电影院等她。地铁上的人可真多,基本都是一对对的。再过一会儿,再过一小会她和洛天依也会成为这些“一对对”里面的一员。想到这儿,乐正绫有些小激动。她笑出了声,想起这是在地铁上,很快又收住了。
其实笑出声也没事的,这是圣诞节,Christmas,人们可大多都是笑颜示人的。
到站,出了地铁站就是电影院所在的大楼。乐正绫看看时间,离检票还早,也不知道天依她到了没。
电影院在四楼,人很多。乐正绫从扶梯往前走了两步,左右张望着。
“这里。”熟悉的声音,然后是手上软乎乎的感觉。
乐正绫看过去,洛天依蹙着眉,双手握住乐正绫的手。
“手套呢?这么冷的天。”
“冰。”乐正绫试着抽回手,“出门的急,忘了。”
洛天依拍了一下乐正绫正准备收回去的手,说:“知道冰还不知道戴手套啊?蠢。”
“嗯。”乐正绫应下。
……
电影就是这么一部电影,喜剧。选它其实也没啥意义,就是高兴一下。电影之后的活动是逛逛步行街,就在附近。
圣诞圣诞,满大街的圣诞树和jingle bells,商店橱窗上都是雪花和圣诞袜的装饰。乐正绫看花了眼,跟着洛天依瞎逛。半天下来,乐正绫被洛天依比划着要求试穿了好几套衣服,最后却一件都没买。
“为什么要我帮你试衣服?”
“谁说是帮我试了?”
“那你怎么要我穿”
“那些衣服挺好看的……”
“话是没错,但……”
“你也挺好看的……”
洛天依挑着眉,勾起唇角。
“所以看你穿着好看啊。”
什么意思?
……
午餐随意了些,晚餐倒是去尝了尝有名的料理。饭后乐正绫和洛天依就在吃饭的那条街上散步消食。走着走着,前面开始闹腾了起来。乐正绫与洛天依对视一眼,怀揣着好奇心就往那一处靠近。
挤到了最前面,乐正绫被突然送到头顶的一团吊起的不知什么玩意给吓到了。
“这是什么东西?”她问洛天依。
洛天依看着她,脸上是玩笑的表情。
“那是槲寄生!”人群中有人大喊。
乐正绫莫名其妙,“槲寄生是什么?”
人群因为这个问题哄笑起来,在看清闯进来的是两个女生之后,笑声更大了。
“槲寄生!”还是那个声音,“圣诞,槲寄生!”
“圣诞节的传统。槲寄生下的两个人要接吻!”
乐正绫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不知道……槲寄生,槲寄生……”
乐正绫向洛天依看去,洛天依还是那副玩笑的表情。弯弯的眉眼,似笑非笑,很……很……很勾人。
乐正绫觉得自己有一些口渴,她磕磕绊绊地说着:“我,我们……那个,应该……尊重,对,就是尊重……尊重一下传统。”
“可以吗?”
“我可没说不可以啊。”
勇敢,乐正绫,你要振作。乐正绫觉得整个人都在抖,哆哆嗦嗦哆哆嗦嗦。两张脸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呼出的热气打在脸上,心里痒得不行。
近一点,再近一点……
乐正绫微微偏了一下脑袋,她觉着就这么贴上去亲吻鼻子会打架的。
然后……

一个激灵。
迷迷糊糊迷迷糊糊。
为什么这么暗?
哦,天黑了。
街上的灯光呢?
嗯?
啊!
刚才是梦吗?
乐正绫支着桌子坐起身,趴着睡的后果就是浑身酸痛。
一旁的书桌上开着一盏暖光的小台灯,一个身影正在看着书。
“天依?”
“嗯?”洛天依翻过一页书,应着。
“对不起,我又睡回去了,其实我起了的,只不过起早了。之后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看得出来。”洛天依合上书,将它放回书架上。“你的室友们刚出去,挺晚了,我就先回去了。”
“别……嘶——”乐正绫站了起来,龇牙咧嘴。
脚麻。
然后她看见自己的床头挂着一丛槲寄生。梦里的槲寄生!
看见乐正绫盯着槲寄生不放,洛天依开口说道:“那是你的室友给你挂的,她说你在梦里一直念叨来着。”
“那是槲寄生。”乐正绫喃喃。
洛天依没听清,“什么?”
“那是槲寄生。”
“所以呢?”乐正绫好像听见了洛天依的轻笑。
“槲寄生下的两个人,要接吻。”
“你愿意给我一个吻吗?”脱口而出的话。
乐正绫被自己这话闹得脸红,她回头看洛天依,不知道什么时候洛天依已经在她身后了。
“是这样吗?”洛天依笑笑,唇贴了上去。
乐正绫没反应过来,只觉得那个笑似曾相识……就在刚才的梦里!
“啊?!”
洛天依笑得更欢了,她双手扶着乐正绫的脑袋,额头相抵,鼻尖轻触。“所以我问,是不是这样。”
先是嘴角被打上烙印,然后不再流连于边缘,找准了对象,开始轻轻摩挲。
洛天依感受到了乐正绫的“毫无作为”,不由得有些恼,她在对方的唇上咬了一口。
“专心。”
这人真是……“呆子。”
“嗯。”小心翼翼地学习着亲吻的家伙还是出声回应了心上人的话。
自己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笨蛋?洛天依心想。
不过竟然学会了槲寄生的套路,啧。
“你有话对我说吗?”一吻结束。
“啊,啊。你,我……”
叹气,女朋友还需要调教啊。“你什么你!你以后是我的了,懂吗!”
“嗯!”
“笨!”
“嗯。”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