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03

  “妈妈?”
  沙发上的小女孩睡醒了,用手揉揉眼睛,对着空旷的客厅问道。她觉得今天好像睡了很久,肚子也饿了,但是妈妈还没有叫她起来吃饭。
  客厅一侧的乐正绫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已经失去生命的林,面上闪过一丝茫然。她轻轻走到小女孩的面前。
  或许是因为看不见的关系,小女孩的耳朵很灵。她马上转头冲着乐正绫的方向。
  “妈妈?”
  乐正绫蹲了下来,像从前哥哥摸自己一样摸着小女孩的头。
  “我不是你妈妈。”
  小女孩咬了咬手指,问她:
  “那姐姐你是谁?你知道我妈妈去哪儿了吗?”
  “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乐正绫停下的动作,目光闪烁,仿佛想起了那天,那本该充满欢乐却被血污吞没的一天。
  小女孩小心地从沙发上爬下来,摆着双手向前走着。然后,她被什么绊倒了。
  那是她母亲的尸体。
  小女孩用手摸索着绊倒自己的东西,动作越来越慢,最后终于是摸上了林的脸庞。
  “妈妈?”像是试探。
  “妈妈!”应是确认。
  “妈妈……”
  都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成熟的早,但像是这么点大的孩子,死亡于她,也不过是童话中主角一方差点经历的噩梦而已。
  可现在噩梦成真了。
  
  再后来的事情,乐正绫记不太清了。没有自己动手的印象,只是恍惚之后,小女孩的身体躺在了林的旁边,身上有一个伤口还汩汩地淌着血。
  低头看看自己,双手沾满鲜血,衣服上满是溅上的血。
  当她拖着疲惫的内心坐上车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洛天依对她说的一句话:
  “反正她死了娘自己一个人也活不了!”
  一个人也活不了!
  所以她只能去死吧……只能去死吗?只能去死啊!
  那为什么要……留着我啊……
  乐正绫坐在副驾驶上,努力缩成一团,双手紧紧抱住头,像是在阻止什么从脑子里逃开。
  
  洗完澡,洛天依从浴室里走出来,发现乐正绫还是像刚回来时一样缩在墙角。
  现在,自己是她的守望人,所以两人是住的同一个房间。想着通过测试的她可以有一段小假期,却没想到那人只是一直窝在角落里。
  第一次杀人大多心里都会有些阴影。这也就是为什么组织里的新人做完测试任务后会有个假期。可是,洛天依想了想,自己当初似乎并没有像她一样,那么不知所措。
  也是,那时的她目标坚定,将所有的不适应全部踩在脚下。
  所以……
  
  “乐正绫!就这么些打击你就受不了吗!”
  乐正绫缓缓地把头从臂弯中抬起,看着居高临下的洛天依。她试着说话,才发觉自己的声音嘶哑的可怕。
  “关你什么事!”
  洛天依坐到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手撑着扶手,抵着头,无声的笑了。
  “你想放弃复仇也可以啊,没有人拦着你。不过,你要是依旧这般,那组织可不会养闲人。”
  
  复仇!
  听到这两个字的乐正绫心中的火突然又升腾起来。
  看着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洛天依,乐正绫通红的双眼死死表达着自己此时的愤怒。
  “哦?要复仇吗?你确定是现在?”洛天依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现在的你还赢不了我。”
  虽然是轻描淡写的语气,透出的张狂却未减一分。
  乐正绫扶着墙站了起来,颤抖的身体传达出主人正波浪滔天的内心。她走近了,双手撑在椅子扶手上,低头。
  “我会杀了你。”
  挑眉。
  “我会杀了你!”
  扬起嘴角。
  “我会杀了你……”乐正绫看着若无其事洛天依,直起腰,不自觉的退了几步。
  口型微张,洛天依轻轻吐出几个字:
  “你做不到。”
  
  我做不到……
  乐正绫的脸刷得变白,口中喃喃这几个字,却听不到任何声音流出。
  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双手抱住脑袋,乐正绫缓缓蹲下。
  爸爸……妈妈……哥……我做不到!
  被人拉了起来推到墙边靠着,乐正绫才松开抱着脑袋的手。看着两眼无神的乐正绫,洛天依不禁怒了。
  “就这么点本事还这么复仇!你不是要杀了我吗!啊!”
  明明当初是那么一个坚强的人……
  “结果现在就要放弃了吗!”
  是我的错吗……
  “想要放弃的话你说出来啊!我代表组织解决你就好了,组织才不会要你这种懦夫!”
  其实我才是懦夫吧……
  你放弃的话,也好……
  乐正绫望着离自己不过几公分的那张脸,觉得那人的眸子很熟悉,明明是决绝的表情,眼中却流露些许无助。
  “你……”
  余下的话语还未出口,却被人堵了回去。
  洛天依吻了上来。
  对方的鼻息拂过,不由得面上一红。
  使劲推开她,质问着:“你干什……”
  不料被她再次占住了自己的唇。
  与第一次不同的是,这次她的嘴轻而易举地被撬开,滑入了对方的舌。
  洛天依贴近乐正绫,把她的手按死在墙上。无视了乐正绫扭动的身子,洛天依一心一意地窃取着乐正绫口中的琼浆。
  良久,洛天依收回了巧舌,顿失了温软的乐正绫迷着双眼,轻喘着。
  原本是想问为什么的,不知怎么变成了等待对方的解释。
  刚才还围绕在两人周围的旖旎气息渐渐的冷却,空气好似凝结。
  你,想要做什么?
  萦绕在心头的问题挥之不去,但是却被自己压了下去,未曾脱口。
  乐正绫看着洛天依,对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不透。
  说起来,自己一直看不透她。
  不知道她为什么杀了自己一家却独留下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在训练是对自己的暗自出手毫不在意;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第一次杀人后情绪极差时挑起自己的怒火好让自己摆脱那种内疚的感觉……
  当然,是不是故意让自己从内疚中脱离,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可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天依……”
  这大概是自己在那天过后第一次这么称呼她吧,即使之前也是这么叫她的……
  呵呵,明明有这样的身手却先在自己家把自己当猴一般耍。然后再轻描淡写地出手杀了自己的家人……
  乐正绫犹豫着抬起手,想去触摸低头的少女。
  “啪——”
  手被大力打开,洛天依匆匆转身,进到属于她的房间。
  洛天依啊洛天依,我,真的是看不透你啊……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