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亡 05

  不过是三天罢了。
  只用了三天时间,乐正绫就觉得自己被这个爱穿蓝色裙子的女孩给吸引了,更不用说知道她的身世之后。看见她笑,乐正绫也会高兴;她若是难过,乐正绫也会心痛。
  这算是喜欢吧。
  但是自家老哥却似乎和她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某种厌恶的神情就那么不加掩饰地呈现在脸上,到是让一直以为老哥是温柔美男子的乐正绫很是不解。
  第三天,晚餐。
  自打洛天依在乐正家住下后,无论有什么事情,乐正爸妈总是会回家吃饭。做饭的总是龙牙,菜式都是绫所喜欢的。尽管乐正绫提过好几次天依喜欢吃什么,但龙牙依旧不为所动。
  等龙牙从厨房端出了最后一道菜然后落座之后,洛天依拿起自己的果汁,站了起来。
  乐正绫看着她,脸上带着问号。
  “接下来,我希望能说几句。”
  乐正绫看看父母,又看看老哥。父母脸上的表情像是一种谜底即将被揭晓的紧张感,而老哥,那份厌恶和不满在手上暴出的青筋那里分明呈现。
  乐正绫刚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言语却被洛天依严肃正经的眼神打会肚中。
  “我知道,你们其实都有问题要问我。”
  “你们也很努力地不去主动提起,想让我自愿说出口。”
  “……”沉默,那三个人都是这般,乐正绫搞不清楚状况了。
  扯了扯洛天依的衣角,却被她将手打开。乐正绫惊了,这还是她之前所认识的那个温婉的女孩吗?
  “可是啊,我只想说,为什么你们可以这么幸福!”
  “为什么你们可以在这里合家欢乐,我却是家破人亡!”
  “天依……”
  “你给我闭嘴!”
  “你是这里最没有资格说话的人!”
  深深地换了一口气,洛天依将手里的杯子摔到了地上。葡萄汁渗进了地板,看上去像是一滩血渍。
  “我换了你,可你做了什么?”洛天依盯紧了乐正绫,“你忘了啊……阿绫。”
  这是这三天来乐正绫第一次听见洛天依这么称呼她,原本她一直叫她绫姐的来着。
  可是,好熟悉的感觉。
  乐正绫茫然中的思索神情被洛天依捕捉到了。“是啊,你不记得了,我一开始就知道了的……”
  什么不记得了?我从前认识你吗?发生过什么啊?
  像是压在盒底的相片突然被翻出,有些模糊的印象在脑中浮现。可是,看不清……看不清啊……
  “绫!”龙牙一声低喝,喊醒了乐正绫。不知道什么时候,乐正绫的双手抬了起来,死死的抱着脑袋。
  乐正绫放下手,对着乐正龙牙喃喃,又像是祈求些什么:“哥……”
  龙牙离开座位,来到乐正绫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背,似是安慰。
  洛天依静静看着这两个人,移开了目光,抬起头,像是自言自语:“不记得了啊,还真是幸福呢……”洛天依望向自己的双手,觉得好脏,好脏。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乐正家长终于有了动作,乐正龙牙一手抚着妹妹,看着父亲张开了嘴。
  眼角闪过一道银光!
  那是慢动作回放吗,龙牙忽然很是清晰地看着父亲的脸从坚忍逐渐转变为惊恐,嘴唇张大又拢回。
  “快逃!”
  魂归。
  颤声还在耳边回荡。
  龙牙看见了正被父亲抱住的母亲……以及怎么也捂不住的从喉间淌出的血。
  绫!
  来不及多想,龙牙拉住妹妹的手,往楼上逃去。
  楼上,有武器!
  枪在那里!
  洛天依注视着逃离的两人直至他们的背影消失,才轻轻说了两个字。
  “乌鸦。”
  银光再闪,乐正家主已经站不住身体,身上出现了许多血洞。
  “我还以为你会给我们解释的时间。”那人在倒下前如是说。
  本来是有的,洛天依心说,不禁有些抱怨那个所谓的同伴的动作太过于急促。
  但是,“还有什么区别吗?”
  真的没有啊。
  于是她丢下了乌鸦和濒死的乐正父母,去追逐那对兄妹。
  
  醒了。
  洛天依盯了一会儿天花板,又在床上躺了几分钟之后才起来。
  这么做了这么一个梦啊……
  都过了好几个月了,还是会想起来啊。其实,自己应该是很期待那个没出口的解释吧。
  为了那个解释都等了三天了,却被乌鸦打乱了自己的安排。
  但等到了又如何呢,任务不会变,他们也是不能留的。啊,自己已经留了一个了。为什么呢?自己也说不上来。
  只是那个为了保护哥哥冲出的身影很是熟悉啊。
  和那年的自己怎么这么像啊。
  所以你真的是不记得那些事了吗?你这算是我的报应,还是赎罪呢?
  但是啊,活着就好啊,活着就好啊。
  苟且偷生也是活着啊。
  
  醒了。
  乐正绫觉得整个身子都是麻的,仔细看看四周,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睡在床上。昨天,想和洛天依谈谈的来着,可是没等到她出现,所以就自己去了训练室练习。回来后那扇门还是闭着的,客厅也没有她出来过的痕迹,哦,虽说她有心的话自己也是发现不了的。
  再之后洗过澡也不想上床,于是就在墙角蹲了下来,太累了然后就睡过去了吧。
  太累了,所以会做这个梦吗?
  不应该是不会做梦才对吗。
  怎么会是这个梦啊,其它什么内容都好啊,怎么会是这个啊……
  等到四肢稍微有了些力气,乐正绫扶着墙站了起来,拖动着残留着麻木的身躯,倒在床上。
  单人床,硬床板。
  不是家里的席梦思,不会被弹起来。
  所以这果然是现实啊,为什么不是梦呢?
  
  两个人,两个相隔的房间。
  相同的躺在床上。
  同一个梦。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