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修

【南北组】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她

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她。




七点半,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不算是早了。老板把写着今日特价招牌的小黑板立在门边,张手撑了个懒腰,然后才慢悠悠地晃回店里。

这家小甜品店在附近算不上很有名,平日来的人不算多,基本都是熟客。老板又是个散漫的性子,没有什么把店开大的想法,就这么一直盘踞在这个街道的一角。

不过最近老板到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家伙,每天早上大概八点缺些来店里,在靠窗的那个位置坐上个十几分钟,就结账走了。期间那家伙一直看着窗外,像是在等着什么人的模样,却从来没有见到有谁进来和她打过招呼。

起初老板也没怎么注意这姑娘,只是对方那个样子实在是太奇怪了,便留意了几分。后来更是自个儿也守着那个方向想瞧瞧这姑娘到底在看什么。

偷摸着望了一星期,老板估摸出了目标:一个对面写字楼上班的一白领妹子。

难道是正主和小三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老板瞥了眼坐在窗边的姑娘,那身上的衣服虽然没有什么名牌的标识,可也看得出不是普通人家穿的起的。

但也不大像啊,老板琢磨着。

时间就那么走着,老板看着那姑娘就这么在店里呆了一个月。直到那天她看见白领妹子走进来,随便点了杯咖啡,坐到了窗边,那个近来被那个姑娘占着的位子。

在那个姑娘来之前。

老板唏嘘了一小会,有种以后不会今天过后就不会再见到那姑娘的感觉。

可惜了,多养眼一小姑娘。




七点五十五分,我迈进了一家甜品店。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片区域,对这里不是很熟,只是据我观察,这家店的角度是最好的。

最方便我守着一个人。

每天早上八点,我静坐在这间甜品店,透过那面清晰的玻璃窗,远远地望一眼某个身影进入写字楼。这是我在这一个月以来,最欢喜的时候了。

可惜了,我被抓到了。

和往常一样,我在八点还缺的时候进了店。在柜台随意点了杯咖啡,我发现老板有些别扭的神情,也没在意。转身,准备坐到那个熟悉的位置,不料平时这个点除了自己之外根本没人的店里多了一位顾客,还占了自己的座。

……

不巧,还是,那个人。

现在我倒是明白过来老板的意思了。

我坐到了她对面,不久老板就端来了我点的咖啡。

我取了一块方糖丢了进去,拿起勺子开始在咖啡里一圈又一圈的打转。

一圈又一圈。

一圈又一圈……

我把勺子放下了,也没有端起咖啡喝的打算。自我坐下后,对面的那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说,似乎连开口都打算也没有。

我觉得这样也挺对的,沉默对谁都好,沉默最好了。不张嘴,不说话,安安静静做木头人多好。

就这样,在我的意识里我们大概面对面坐了有十分钟。然后她起身,拎包走人。我,我呢?当然是喝咖啡啊。

苦的。

啊,下次不能再来了吧。我心里絮絮叨叨地念着。然后,老板坐下了,坐在了这段日子一直是我坐的刚刚还是另一个人坐着的地儿,手里还有一碟芝士蛋糕。




老板突然觉得有点儿冷,她缩在柜台后面,安静地当着背景板。

度过了担惊受怕的十分钟,老板也说不上为什么,那小心肝就是一直颤啊颤。窗边被她YY了好几天了的白领妹子和富家姑娘正开着冷漠光环抵御着对方,要不然咋谁都不说话呢。看着看着老板觉得俩女孩其实看着也没有那么不对付的样子,到是莫名让她有一种cp感。可她也不好说,毕竟现在看她们那样也说不清什么,只是心痒痒。

当老板已经脑补了各种乱七八糟的现场了的时候,白领妹子一个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下意识地把目光从门口收回来,发到富家姑娘身上。看着她一口气灌下了已经冷掉的咖啡,老板感慨了一下,都是有故事的人啊!

皱眉轻吒了自己一声,老板低声说了一句:

“老板我,就喜欢有故事的人啊……”




老板是来听故事的。

在店里坐了一个月我居然不知道这家店的老板原来还是这么一个八卦的货色!

可是,好多,好多事情,憋在心里,难受啊!

有些人是不想说,有些人是不能说,还有些人,说了也没用啊。

我想了想,几次想开口却又打住,最后……

“她叫洛天依,我,我的话,叫我绫就好了。”

“我,这一个月了,每天晚上做梦,都梦到她了……”

也不知道哪里看来的,这么一句话:



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她。



可是,见到又能怎样呢?

我明白的,当初说的话有多狠烈,我给她的伤口就有多深。所以,从来不敢抱有复合的念头。

我这样的人,不知道怎么爱,到头也真的只会伤人罢了。

她之前这般,倒也真的是断了我的欲念了。

毕竟我说过的,再也不见。

这话又被我打破了。

她现在很好,比有我的时候还好。这就够了。

这就够了。

哪有什么故事啊,只有一个人错过之后后悔痴缠而已。

所以我的话就在那里停了。




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她……我这样,也算是见过了吧。


评论(2)

热度(9)